痛定思痛 幼稚園社工須盡快恆常化

本報記者

今年初5歲女童臨臨疑受父母殘酷虐待至死,牽動全城關注。事後,政府終於首肯在幼稚園加設駐校社工服務,突破過去多年來幼教界爭取不果的困局,政府亦即時改善了幼稚園缺課通報日數的安排。大家對這些遲來的改善措施感到惋惜和無奈。

惋惜的是,政府在失去一條寶貴的幼小生命後,才能痛定思痛亡羊補牢,但代價實在太大;無奈的是,守護幼兒作為社會的重大課題,政府當前提出的幼稚園社工服務,無論在施行步伐和人手比例方面,仍遠遠落後基本需求,相對於本港再創新高的財政盈餘,政府的吝嗇不免令人失望。同樣,政府在《財政預算案》提出在全港小學推行「一校一社工」,也不過增撥1.38億元,據悉長遠打算是以社工取代校內原有的輔導教師,而不是在現有的人力資源上額外增加社工,這計劃已引起軒然大波,教育界和社福界的反響極大。

兩成幼兒精神健康響起警號

社工須處理的又豈止是虐兒個案,一般人或以為幼兒都是快樂的,可是幼兒的精神健康問題,其實也悄悄敲起了警號。上月有社會服務機構委託中文大學進行研究,訪問逾1,300名K2至K3的幼童家長,顯示逾兩成三至六歲幼童已開始出現焦慮、抑鬱等,影響學習及適應校園生活,其中逾一成幼童的情緒健康更被評為必須關注,或需轉介專家診斷及接受個案輔導。根據外國研究顯示,三歲幼童已可出現焦慮情緒,如果沒有得到妥善處理,日後的人際關係也會受影響。

本港家庭結構愈來愈複雜,社工照顧的已不獨是幼兒,幼兒的家庭也可能需要輔導甚至提供轉介服務,而幼稚園社工可有助學校聯繫社區服務的資源。因此,政府應盡快將試驗計劃恆常化,讓社工服務可覆蓋全港所有資助的幼稚園和幼兒學校,同時改善1:600的社工人手比例,以一名社工服務兩間學校為基礎,而五百人以上的學校應可獲一名社工。

減低收生浮動的影響

幼教界建議加強人手,並主要以學校為基本計算單位,將可大大減低收生人數浮動對社工服務的影響,社工亦有較充裕的駐校時間,加強識別和預防的工作,達到更佳的輔導效果。據報導,本月初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出席公開活動致辭時,提到幼稚園社工問題,表示長遠目標是達致一校一社工。我們期望政府能盡快作出規劃,認真兌現承諾,不是信口開河。

葉建源去信辦學團體查詢調查進度及處理

上月底,傳真社公開了數張臨臨生前的相片,相信是去年9月其校老師先後兩次拍攝她身體及臉部有傷痕的相片,據報老師兩度提交傷勢報告,校長亦在報告上簽名。這與校長早前稱「從未在臨臨上學期間發現她身上有傷痕」的說法有衝突。

鑑於其辦學團體於1月曾發出新聞稿,表示會展開內部調查,而事件發生距今已近四個月,加上有傳媒提出新證據,教協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已去函辦學團體,希望在不涉及女童臨臨案情或死因查詢等司法程序的事宜下,了解有關調查進度,以及一旦有人為疏忽或失誤的處理方法,並關注在隱去個人私穩資料後會否公開報告等。葉表示查詢的目的,主要是關注其調查機制的運作進展,以及得知該等機制能否有效預防和及早識別虐兒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