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疫、天災與人禍

教師園地 ■ 黃國致

東漢初,交趾徵氏姊妹作反。漢室派馬援平亂,回程經過密林,瘴氣中雀鳥紛紛死亡,將士亦多染病而死,這可能是史上首次禽流感的記載。

時有疫癘,則代有名醫,東漢建安初,天下大亂,時疫大作,張姓大族二百餘人十年之間,死者三分之二,村落十不存一。張仲景治病救人,著《傷寒雜病論》活人無數。此書商務印書館四部叢刊初編最流行,但錯字脫文多。

由初平至建安,軍閥、時疫交替為禍,曹操《蒿里行》云:「鎧甲生蟣蝨,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王粲也云:「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可見其慘況。北魏拓跋燾南侵,北返時搶掠燒殺。一年後,燕子北返,竟然千里無木可棲。

杜甫《兵車行》是著名反戰詩,詩中借行人(兵士)說出:「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生荊杞。……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古云:大軍過後,必有疫症。死人無算,信然。晚唐王轂寂寂無名,卻寫了題材特別的《苦熱行》,詩云:「祝融(火神)南來鞭火龍,火旗焰焰燒天紅。日輪當午凝不去,萬國如在洪爐中。」暴曬人會中暑,不補水降溫便死亡。民間療法:灌以綠豆湯,移人到樹蔭下。至今涿州農民仍有中暑死。見《中國企業家》2019年8期51頁。

宋代宋慈寫《洗冤集錄》,是一本法醫官著作。其卷之四.二九病死篇云:「時氣死者,眼閉口開,遍身黃色,略有薄皮起,手足俱伸。」時氣即霍亂和鼠疫等流行病。

自唐代起,當官面試要看相貌、談吐、書法和寫審案判詞,從書判文獻亦可見時疫史料,以下見《曾國荃全集.第六冊批牘》,案情是山西遼州與和順縣大饑荒,曾國荃下令官吏上報災情及救濟情形,但地方官的報告令他不滿,並下批示:「四個州災荒,人民請求開倉,不料官府竟然違例徵收錢糧。至十月十五日放谷倉,不料不久又停止,借口科考重要,自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初五停止救濟。災民豈可半月不食?而你們搪塞歲成不好,但同時修繕官署。本應革職,本官准予帶罪補過,退回徵收錢糧,做好賑災。通告四方。」(譯文摘要)。可見並非凡官貪污無能,清朝之亡,別由他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