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時期的自主學習

見微集  ■  趙志成

寫了多個系列的自主學習,無論如何定義,仍認為資訊科技的發展,令學生主動學習的誘因最強。

正值疫症蔓延這個非常時朝,停課已多月,學校都只能利用資訊科技,進行非面對面的遙距教學。
大學資源相對足夠,軟硬件較佳,學生於進行論文答辯時亦常用視像會議,用軟件平台Zoom作非面對面的適時教學難度不算大,多是技術性問題;軟件功能多,互動性不缺,除答問、分組討論、學生也能展示所知;只欠一眼關七,不能體會全體學生的學習專注度,及感性交流。有些同事更笑說教學暢順了,不用處理課堂秩序,吃零食、發夢、滅聲、離線,一心幾用,都不影響教學。

本以為中、小學的適時電子教學會難做,原來也在各師各法,應用Zoom的為數不少,還有其他 Microsoft Teams, Google Hangout and Meet 等等。亦有在moodle、Edmodo等平台上掛上各種學習影片、習作,讓學生自選時段學習。更有小學跟足上課時間表作適時電子教學,每朝的早操也要對著iPad在家做。這當然是要學生家庭背景好才易做到,家長都變成教學助理了。

此中當然有很多不安,技術上的阻滯與擾攘的環境固然是要克服的困難;師生、生生互動的學習減弱了,人際關係疏離了,以至某些實踐、體驗課程不能操作;且因資源、設備的不平等,弱勢基層學生的學習更處劣勢。

這個因疫情而帶出的教學轉變,要面對難題而想法解決,就是-種教學創新(innovation),學校和課室可以是沒有圍牆的;在未來恢復回校入課室,分30人一班,跟時間表上課的常態性學習時,這段非常時期的學習策略及措施,有否、會否對我們固有的學校教學範式產生衝擊?至於學習有效抑或失效的問題,暫且不論,因甚麼教學模式,都要在地化(in context)分析各種不同因素,做研究,才能下結論。

對很多少用新科技,多只用黑板粉筆講解的老師,迫於上馬做KOL,殊不容易,是嶄新的經驗,可能亦會衝擊其傳統教學觀念,走出安舒區。

復課後,會不會又回復「傳統」教學?我覺得今次面對長期停課的困境,且是大規模的網上教學,應會帶來較深刻的思考,有利教學改變、創新,會是一次教學範式的根本轉變。

看來,由早幾年的翻轉課堂(flipped classroom),只預拍或搜尋影片作預習,讓上課多點互動討論;到翻轉教學,利用Google Classroom電子教學影片及軟件的應用,更易搜集及儲存學材,強化答問互動性,適時評估;再到翻轉課程,即加強自主學習的成分、正規與非正規課程的新界定、課擔的新分配;最後是翻轉學校,教師社群如何組織,崗位及角色的重整,以至家長的新角色等。

(自主學習2.0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