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給學生自主學習的機會 —— 專訪田方澤老師

本報記者

聯會國教科文組織於本月初公佈全球有兩成學生因為武漢肺炎而無法上學,近3.63億的學生受影響,25%的高等教育學生更要停課。疫情下,停課不單是香港學子的問題,也是世界的挑戰。

全球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 新科技是解決方法嗎?

資深通識老師兼教協副會長田方澤,最近撰寫文章《問題不是用ZOOM,是停課不停學》,討論網上教學的真正意義,獲得近三千個讚好。面對網上教學的壓力,他堅持信任學生,不追趕學習進度,令他們可享受停課中的學習。

網上真的能學習?

「我有少少質疑zoom直播風氣,裝作一切正常。」近期,使用軟件zoom直播教學變成教育界熱潮,創造即時網上互動,部分學校要求學生指定時間出席直播課節,期望將課程搬至學生的電腦中。田老師認同zoom的直播有助師生關係,但zoom 之外,亦有其他的網上教學方法可供選擇。

「沒有好認真去看是否可行,這只是交功課。」 田指 2月前,他沒有聽說過這軟件,「第一次聽是從一間直資學校及商界的朋友而來,因為停課的時間一再延長,後來停課超過兩個月,所以大家都想方式去維持上堂。」

「問題始終是社會經濟地位和學習動機,現時用這種直播,拉開學習動機高和低的同學的差距。」他指出基層家庭,可能電腦數量不足或網速不夠,家庭的環境也令學生無法專心上網。 相比直播,田更愛拍攝傳統的youtube,「學校流行翻閱課節的風氣,將考試解題放上youtube 給學生隨時可以觀看,可以隨時溫書。」「我發現拍攝片段的觀看數目大過學生的數目,即係學生會因為做功課重新觀看片段,方便他們溫書。」放在youtube,日後疫情過後,亦可給同學重溫之用。

停課的意義

復課後,不少學校難免補課追回進度,田老師建議倒不如利用現有時間讓學生自主學習。

田回憶沙士年頭,當年他只是中三生,利用停課時間,好好休息,看小說,唱卡啦OK。這段停課日子,令他可喘過氣來,做自己喜歡的事,再迎接學習。 他希望學生藉停課時間,學習藝術,寫作等課堂難以包括的知識,學會追求喜愛的知識。

「自主學習成為教育潮流,但實情是不自主,只想學生學習主流所需的東西 。現在停課時間,無辦法催逼學生,有學生跟我說笑,欠交功課是否會在google留堂。 」 「現在可以實驗兩個月, 讓學生用自己的節奏去學習。就算學生花兩個月打機,也會覺得悶,讓他們做心中的學習,畫畫,看youtube學東西也可以,而我們不要覺得休息是有罪過。」 除了為學生拍片上課和寫作,田老師也身先士卒,實踐教學心得。田於2014 年已參與「上網問功課」,解答學生的網上問題。田鼓勵學生可欣賞節目的多元化,「節目值得欣賞,有專家訪問、實驗,活用輕鬆的教學方法,亦有老師即時回答同學的問題。」

疫情籠罩全港,停課不代表停學,田老師多次代表香港出席國際性教育會議,他直言,「外國會議中,見到好多時發展中國家,學校連wifi都沒有,香港本身有優勢。」香港科技教育甚至比芬蘭更優勝,他形容當地科技融入教育只有電子軟件「快快樂樂學倉頡」級數,但是除了科技外,他認為更需要信任學生,讓學生自主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