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功課」節目20年的幕後功臣 —— 專訪歐志豪老師

本報記者`

「可以幫到學生好開心,起碼電話就解答好多問題,有時碰到老師,都話以前有打過電話上來節目。」從打電話問功課,到上網問功課, 歐志豪老師1985年參與教協與香港電台合辦的「打電話問功課」至今,前後參與同類節目近廿年。他是節目大總管,負責聯繫老師,最高峰安排百多位老師上節目,他用大家庭來形容團隊,既幫助到學生,亦贏得老師的友誼。

「問功課」節目的進化

歐老師執教鞭33年,桃李滿門,他最自豪是當上「上網問功課」的聯絡人,負責安排不同科目的老師於港台解答學生的問題。「XX問功課」節目經歷二代,本月因疫情停課,推出第三代的「上網問功課同行抗疫」。

他回想1985年,看到《教協報》招募義工老師的告示,與陳漢森、李富成、徐漢光等當年教協理事參與首期節目。「我負責統籌同資料整理,當時就在播音房,望出去,好細,沒有佈景,好簡單只有梳化,老師排排坐答問題。」

八十年代,香港有不少基層無法承擔補習費用,節目應運而生。 節目深受社會歡迎,當時有補習社盜用名字,向外收費辦「問功課」的服務,當時家長投訴服務不妥,「整衰我們的招牌」。 「打電話來的通常是基層學生,他們每星期都打電話,跟老師有感情,常會打電話過來,談談心事。」

1990年,第一代的「打電話問功課」結束。第二代的「上網問功課」,由2001至2014年,加入網上聊天室、留言版、電郵及手機短訊的元素。

當年打電話問功課的現場情況

節目分為電話解題和電視出鏡兩部分,歐老師坦言電話查詢更能幫助學生,「出鏡節目時,會加入特輯,如:訪問、讀書心得,每次回答問題只可以解答一、兩條,而每條問題只有五分鐘。學生碰巧遇上想問的題目,才有幫助。主要其實係電話解題幫到學生,出鏡只是吸引他們收看。」

節目的問題,大多是預先準備,「負責上鏡的老師,先找學生搵問題,他們就打電話上節目,老師再在節目回答。」

節目雖然稱為「打電話功課」,但電話很難打得通,因為太受歡迎。「電話得兩個,當時不是即刻回答學生問題,老師回家後,再用電話跟他們解題,有時回家後,六、七點也要回答學生。」後來,「上網問功課」改進電話系統,歐老師笑言,當時上網反應一般,每次只有幾個查詢,但電話線增至五條,反而電話幫到更多學生。「上網問功課」一年有約30集節目,總共解答二千多個電話,平均每集處理60至70個電話。

「問功課」大總管

「以前是靠電話找老師,我做美術老師,改卷時間好少,課餘時間多,於一到三點放學時間,就找老師準備明天和後日節目,亦自製一份上節目更表。 」找老師上節目都靠歐老師的交情, 最高峰有100個老師輪班,平時亦有50位老師幫忙。「要等老師得閒過來幫手,有的老師愛好上鏡,有的老師愛在電話房回答問題 。」

他笑言「問功課」是大家庭,每年老師都一起聚餐,去旅行。當年老師要當節目主持,節目亦訓練不少「金牌主持」, 他印象最深是李富成校長,「 時間計得很準確,執生很厲害 。」有的老師上鏡後,更成為校園明星,「學生對上鏡的老師好尊敬,所以當時老師都好樂意好開心上鏡。」不少學校亦安排學生參觀節目,「隔一兩個星期就會過來參觀,看節目運作,看怎樣當主持 。」 因為節目的成績,歐老師憶述,司徒華先生曾親筆題字,答謝他與歐太的功勞。

沙士時最繁忙

疫症當前,更需要「問功課」節目。歐老師對沙士時節目安排印象難忘。

「每天早上九時到下午五點鐘,老師回來港台回答電話問題,當時好緊張,我每天開車從元朗到港台,港台給的車馬費,只夠我購買汽油錢。 」「當時電話很多,除了一個電話房外,加上外景車,放在電視大樓外,即時答問題。」

「一天有120個電話打來,有情緒問題的學生不開心,亦有學生常找老師傾訴心事,跟屋企關係不好,有輔導老師跟他們談天,沙士時,工作量大,老師要輪流食午餐。」

藉電話跟學生建立關係, 有參與計劃的老師笑說:「有常打電話的學生,畢業後,結婚也邀請我們去參與婚禮。」 歐老師籌辦「問功課」節目近廿年,幫助無數學生,他很自豪。只要用心投入,不問回報,不論用任何方法,也是教育的初衷。

參與網上問功課的老師每年都有聚餐,感情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