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做肥皂泡的心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以前我當中學老師時,經常要求自己,通過不同事物引導學生明辨是非,堅強勇毅,知難而上,不要一碰即散。那時候,我有一個比喻:我們的心不要像肥皂泡那樣,碰一下或吹一口氣就破了。所以,千萬不要有「泡泡心」。

最近,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中國努力抗疫,但又有一種莫名的忌諱──只能說「新冠狀病毒」,不能提及「武漢肺炎」。中國的解釋是,既然現時還未找到病毒的根源,所以不能叫「武漢肺炎」,但中國又無限引伸,馬上作出「病毒源頭不是來自中國」的結論。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更毫無根據地說,病毒「是美軍帶來中國的」;其言論在國際引起強烈反彈後,才表示這是反駁外國攻擊中國的激憤回應。外界說,這反映了中國的「玻璃心」。我說,這不單是「玻璃心」,實際是「泡泡心」。

還有一個「泡泡心」的事例。最近,網上流行一個電腦遊戲「集合啦!動物森友會」,玩家可以自由設計人像、字樣等內容。於是,有人把習近平、譚德塞(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頭像,以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樣加入遊戲中。可是,內地官員馬上想到,這個遊戲在內地也可以玩;假如內地玩家也隨意加入敏感內容,豈不失控?結果,整個遊戲即時下架。

這又令我想起更多「泡泡心」的事。以前內地有一家平民飯店,為普羅大眾服務。可是,它後來被逼改名,因為它的全名叫做「貼近平民飯店」。官員說,怎可以用「近平」二字?還把習近平改為「貼近平」?該當何罪?其實,這家平民飯店在習近平上台之前已經存在。如果胡亂入罪,跟封建王朝的臣民要忌諱皇帝之名有何分別?

其實,這種「泡泡心」外國也有。最近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一些西方國家的抗疫工作也做得很差,死亡人數奇高。它們一方面按照疫情爆發的時序,咬定武漢是病毒源頭,但卻不承認自己掉以輕心,反應甚慢,只懂把責任全推給別國。這也是「泡泡心」的表現。

這些實例觸發我與青年和學生交流:要明辨是非就必須發掘和承認事實,不能讓「泡泡心」變成「波波池」,把自己也埋沒下去。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