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連繫社區 疫情下更顯重要
專訪天主教慈幼會伍少梅中學李建文校長

封面故事 ■ 本報記者

「我們面對新問題(疫情),為何要照搬舊的方法去解決呢?我們未面對過的新問題,應該用新的思維新的辦法去解決。 」身穿粉紅衫的李建文校長,拿著學生製作的咖啡杯,份外醒神,傳統之餘,帶點破格的味道。

疫情之下,學校同事忙個不停。李校長笑說:「請他們吃茶餐廳慰勞。」他說話都信心滿滿,充滿能量,鼓勵同行不斷「試新」解決問題。「我們從來都沒有足夠的口罩應付(復課)。但是與其囤積口罩,不如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捐口罩給基層家庭、派洗手液給同區的小學,他眼中的學校,不止是學生和家長,也有社區。而學校正好是重要場所,獲得社會人士的信任,找到有需要的家庭。

學校的咖啡室以鮑思高命名,李校長跟隨慈幼會創辦人
鮑思高神父的教學理念,幫助基層學生。

口罩應給人不是存倉

李建文校長任教於天主教慈幼會伍少梅中學,學生以基層為主,有不少南亞裔和新移民。他經歷理大「執仔」一役,拯救被圍在理大的學生,關愛學生之名聲人所共知。而他在理大拯救學生一次,他更希望改變學生一生。「咖啡杯個個不同,好像學生每人都有獨一無二的個性。」他想學生學習「為別人」的心,疫情下,正好是身教的機會。正如同校的陳智偉老師所言:「這是一個重要的公民教育機會,我們嘗試幫助學生培養學生感同身受,急市民所急。」

疫情之初,全港陷入消毒用品和口罩短缺之時,他主動捐出洗手液給同區小學,最後有40間學校領取。他亦與區內的學校建立網絡支援社區,發起將學校暫不需要的口罩捐給社區的基層機構。

「口罩如果你放在倉庫內,只是一張紙,當放在一個有需要的人的臉上,這才是有價值。」

疫情更見學生困難

基層學生於疫症中,因為社會和經濟的地位較低,面對更大的問題。疫情初期,學生不知在哪裡購買口罩、亦有學生只有基本手機,沒有電腦,難以進行網上教學。

趙端澤老師除了教學,另一份工作是為學生送口罩、二手電腦和上網(sim)咭,也送上關心,他笑言每天像「call 4 Van」為學生送口罩。此外,他印象最深是向一位居住環境十分惡劣的學生,為他送上一部二手電腦,關心他的處境。他從不知學生居住這樣的環境,藉良好師生關係,他嘗試協助學生,改善他們的生活。

陳穎妍老師亦指出學校不少南亞裔學生,連中文科也需要用英文教授,所以要因材施教,不能一刀切用實時網上教學。老師想盡辦法令學生在家中學習,預先將筆記打印寄給學生,令他們在網上上課有筆記可依。

「試新」,不斷掛在李校長的口邊,他希望同工以人為本,了解學生不同需要。

辦法總比困難多

李校長從不是單打獨鬥,他有可信賴的專業教師團隊,也積極連繫外界的資源 。

「關愛的學校最了解家庭需要,哪些人是最有需要,掌握資料比任何政府部門,甚至是社會福利署更準確。」

他所屬的香港學校訓輔人員協會與香港寬頻合作,為基層學生送上兩年的免費寬頻服務。他說服香港寬頻怎樣找到基層學生,「有學校推薦就可以了,不需要太多入息證明。」

另一計劃,學校因應疫情,向賽馬會申請資助向社區的基層家庭派發超市券。

「學校無誘因濫用這些資源,學校知道怎用這些資源,好像申請賽馬會緊急基金,我找來一些小學校長。設計Google form,填好了之後,校長說這個家庭最需要就可以了。不需問家庭拿失業證明,失業都要證明?將心比己,困難的家庭都要 給他們的尊嚴,很困難的家庭才會去拿援助。」
疫情之後

疫情過去,留給我們甚麼反思呢? 社會重視舉行DSE考試,原因沒有校內評分機制,李校長也贊成DSE復考,他提出將來會否像IB可有校內評分呢?

他重視學生成績,但考試總有一群遺下的學生,如何裝備這群考試不成功的同學呢?
「一個共同的教學模式,令老師可教導學生面對未來的轉變。要返璞歸真,知識、技能、態度,缺一不可,思考一些新的方法 。」

他提倡服務社區,希望學生除了知識和手藝, 也有「為別人」的心,去幫助別人解決問題。

「自己有個信念就是辦法比困難多,自己一個人,能力是不足,但不可以小看自己的信念,要找人支持,A拒絕我就找B,B拒絕我就找C,總有有心人一起伸出援手。」

伍少梅中學教師團隊,從左至右,趙端澤、陳智偉 、李建文、陳穎妍、吳嘉恩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