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運動建立更美好社會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約莫十餘年前開始,自己有一個小生活習慣:盡可能光顧小店,拒絕大財團。慚愧的是,我不是龐一鳴,沒有在生活上全面抵制,只是在不會造成生活太不方便下為之。原因無他,連鎖店財雄勢大、小本經營過得艱辛,為甚麼不支持小店呢?

社會上常有消費運動,比如鼓勵走塑、呼籲用非動物實驗化妝品、抵制血汗工廠時裝、拒絕光顧無良企業等等,背後原因,還是希望用消費支持自己相同理念的店舖,推動更美好的社會。近代中國史上屢有抵制日貨運動,大抵如此。從沒有聽過「罔顧市場自由市場規則」、「製造撕裂」的說法。

今年常說黃色經濟圈,也是一種消費運動,公民用錢投票,支持同路人,合情合法之有,卻被批評,令人費解。即使有人說吃飯購物不涉政治,但要消費的時候,為甚麼我不可以如去朋友的餐廳吃飯一樣,支持相同理念的經營者?

倒是曾任國營銀行金融分析師羅家聰曾指,自己因評論唱淡中國而被離職、銀行僱用更多和國內關係良好的人;有心發展電視業務的王維基,卻因「一男子」因素損手離場;更多小店在政策傾斜的財團壟斷下被迫結業。為甚麼卻不是「罔顧自由市場規則」?真正的界線,昭然可見。

在社會運動和疫情之下的新香港,我們需要更多對生活的反思。加入工會,是反思職場壓迫,團結打工仔、建立民主職場、改善待遇;良心消費,是用錢投票,支持建立更美好的社會。香港這一年上的一課,正是反思工作習慣、反思消費習慣,反思生活節奏、反思家庭關係。其實,比起一直歌頌的艱辛努力,「手踏平崎嶇」、手足情深,才是我們一直歌頌的獅子山下精神。

正如「吃飯購物不涉政治」,某男藝人說,「唱歌唔好拉上政治,香港需要法治」。前者是誤解,畢竟有時大家關心的,是他在強權與弱者之間選擇站在強權一邊,被鄙視的無關政治,而是良知;後者倒是真實,所以公眾希望有關部門依足規例辦事、也不要說斬人兇徒有高尚情操。法治的本質是約束公權力保障人權,不只是公眾守法。這一點也希望暱稱校長的男藝人做好學生榜樣了。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