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智的權臣更可怕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林鄭月娥最近談教育問題,有兩點歪理我真的「頂唔順」,在此細說心語絲絲。

她說,教育不能是「無掩雞籠」,今年內「將處理通識科」。這種語言出自特首之口,配合近年的形勢(例如北京提出「牢牢掌握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並「要健全和完善香港的管理體制」),預示未來官方要掀起一場教育戰爭。

其實,港府在回歸後早想推動北京心目中的國民教育,實質是灌輸官方內容的愛國教育,但無效果。曾蔭權2005年主政後,北京要求他盡快落實國民教育,但由於種種原因,進度不如北京理想,曾蔭權還被指責「陽奉陰違」,成為他後來被治罪的背後原因之一。2009年,曾蔭權仍在位,但終於把通識科列為高中必修科。

不過,通識科出台後,反而增加了學生培養獨立思考的機會,遠超官方的想像。到了今天,林鄭月娥表明要「處理」通識科。她雖然澄清「處理」不是「整頓」,但在香港政治嚴重向大陸傾斜之下,「處理」和「整頓」有何分別?都是輸打贏要的手段而已。

其實,無論國教也好,通識也好,最有效的教材就是國家行為。好的政策不用教育,人民都會感同身受和支持;但如果是倒行逆施,即使官方怎樣正面教育,都會成為糖衣毒藥,無人願吞。

林鄭月娥又談到學生記者的問題。我也重視他們的安全,也不會輕視他們需要保護和引導,但關鍵是怎樣做和怎樣衡量輕重?而不是一概否定他們認識社會、思考問題的機會。

林鄭用年齡和經驗作為衡量標準,馬上令我浮想聯翩。中共元老鄧穎超參加「五四運動」,時年十五歲(與黃之鋒參與「反國教運動」時同齡);錢其琛作為中共地方小組的領導,時年十四歲;文革時中共提出「毛主席揮手我前進」,紅衛兵和紅小兵就是這樣產生的;1967年香港左派暴動,有左派學校送學生上街請願,還有老師帶學生放置炸彈,結果被捕……當年我是「小鬼隊」,時年十三歲。我不是說上述事情都是對的,而是想說,中共和港府都是為己所用,隨時搬龍門也。

所以說,青少年心智未成熟,可以培養善導,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反智的成人,更可怕的是反智的權臣!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