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課家書

自農曆年假期以來,全港學校因肺炎疫情肆虐而停課,至今已有接近四個月,期間老師只能遙距接觸學生、授課,學生也只能留在家中,減少與同學交流。隨著疫情日漸紓緩,教育局亦宣布在5月底分階段復課。

在停課期間,老師無法接觸學生,可能偶然會想起,不知道班中學生是否安好、學習進度有沒有因而停擺,只能透過短訊等方式向學生表達關顧。學生也可能會想起平日在學校的點滴,在課後與老師討論課業和前程、與同學在球場灑汗。

疫情之下,學校失去了數個月的尋常上課日子,老師和學生都總有些不習慣,也總有些想念的人和事。今期《教協報》邀請了幾位老師和學生,分享在停課期間的心情,和對復課後的盼望。大家都希望疫情盡快過去,告別困在家中的日子,回到學校見面、上課和嬉戲。

 

小學:黃慕儀老師
初出道時遇上沙士,跟戴著紙口罩的小朋友遊公園的情境仍然歷歷在目;本以為那是教學生涯中最難忘的經歷,殊不知二零二零的「上課天」更教人畢生難忘。

突如其來的疫情令師生分隔的日子比暑期天還要多,孩子們要迅速學會自律自理自學,老師們也要迅間化身KOL,直播也好,錄播也好,重新設計教學,希望讓學生腦袋得到適當的運動,防緩退化。教學相長,同工們的資訊科技能力提升不少(添購器具的銀紙亦花了不少),希望學習的效益也不少。

「不停學」之餘,更重要的是關顧小朋友的心靈健康,這反倒是較難的課題;短訊、新詩、錄影、慰問卡、直播課堂中的叮嚀等等,總及不上見面時一個微笑或一聲訓示,老師的身體語言和日常的陪伴是資訊科技不能輕易補足或取代的。幸而,執筆之際,復課在望,老師們都紛紛為期待已久的復課作準備,不單止著眼於學校生活的具體安排和課程設計,也有著力展望前路的需要;例如小六學生升中在即,知識、態度和技巧上均要作好準備,另一邊也要跟老師和同學共度小學階段最後的光陰,留下美好的回憶。大眾同心抗疫三個月了,希望大家重返校園後,可以健康愉快地完成這個學年。

小六學生:黃同學
這四個多月來,我放了一個很長的假期——因應新冠肺炎令到全港學校停課,令人真難忘。
每天的生活平平無奇,活動不外網上上課、做功課、上網瀏覽網頁和練琴,十分平淡;幸好,每逢週末,我們一家都會到郊外遊玩。

這次停課令我們認識和接觸了另一種上課模式——實時網上教學,令我們大開眼界,亦為這段日子增加了一點趣味。

從前停課,我會感到非常高興,但這次因應疫情停課卻令我深深明白到上學的樂趣,課堂上的互動和跟同學的相處是網上上課取代不到的,希望可以早日上學去啊!

中學:田方澤老師
過年前和大家說假期後見,想不到再見已到夏天,同學都在堆積如山的線上課堂和功課中,度過了一個悠長「假期」。想起農曆新年時,為大家買的「身體健康、學業進步」的風車,可能已在課室裡鋪滿塵了,班上的吉祥物娃娃Annabelle可能也很寂寞,在等待大家回去。
復課在即,聞說同學在家快悶死已經急不及待了。回到學校,可惜還得提醒你:努力學習、追回進度。但日常的打打鬧鬧、食飯吹水,可能還是多注意一下為妙。健康最重要,不然可能還要再停一個長日子、繼續「悶」下去了。

中學 4A班:黃同學

回想起來,新年假的我只是一心想著和家人過節,但又誰會知道這假一放就四個幾月。不能不說一開始聽到假期要延長心裡還有點小開心,但現在小朋友只希望疫情能早日結束。實不相瞞小朋友十分喜歡自己的班別和班級,同學們雖然比較貪玩但相處十分融洽。明明有一群這麼好的同學今年卻有大半的時間不在學校裡度過,不是很可惜嗎?

 

正如老師所說,小朋友在家呆了好幾個月快要悶到死了,只希望同學能早日回校和其他同學、最喜歡的老師相聚。明白老師期望我們回校後能多專注於學業努力追回成績,但與同學很長一段時間沒見,重聚難免會想多放時間和同學相處,希望老師能多多體諒。

也祝老師身體健康,希望在開學日也能見到你。

 

幼稚園:梁秀婷校長

停課已有四個多月,良久看不見孩童上課的專注臉龐,聽不見喃喃唸唱的樂韻,校園頓時變得冷冷清清,老師和姨姨都十分掛念你們。幸好每位孩子都十分忍耐,乖乖留在家,待疫症過去,我們又可在校園見面了。風雨過後總是晴,希望所有孩子都能健健康康,快樂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