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記庚子

專業分享 ■ 王偉明

很久以前,我問我的老師:「不是說『知足常樂』的嗎?在藝術的旅途上,為甚麼我們總得往上爬?總是不滿足?」老師沉吟良久,對我說:「人生好像爬山,但別只顧得爬,要不時停下來欣賞一下風景。」我很不以為然,沒頭沒腦的,這算是甚麼樣的一個答案!

往後的日子,每隔幾年,老師的這幾句話每每無端浮上心頭,我都會仔細琢磨一番。還是那個結論:這算是甚麼樣的一個答案!

今年是庚子年。中國人以六十年為一個甲子,一個循環。你可知道,六十年前,這片大地是甚麼光景? 六十年前的六十年前,又是甚麼光景?

上一個庚子年,中國鬧著連年災荒;再上一個庚子年,八國聯軍侵華;今年,我們面對的是嚴重的瘟疫肆虐。大如一個民族,乾坤更迭,循環不息;小若百載人生,起伏升沉,猶馭波濤。

這段時間我在教授一些音樂班,疫症當中,最不願做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向學生發延期開課通知:

「……悠悠歲月,歲月悠悠,當今之日,能品其味,善莫大焉,簫者同窗,再會可期。」

又說:

「……知音睽違,後會益美。」

話雖如此,誰不想盡快脫掉防疫口罩,大踏步往陽光裡跑?

人生是有趣的,若不然,大家不都早退出了嗎?

去年,我把一根百年竹杖製作成洞簫,寫了篇《手杖簫記》:

「……秀竹手杖,寄塵東瀛,扶持步履,解困人寰;飽覽無限風光,盡嚐幾許滄桑;歷練百年,飄洋中土一隅,遇王偉明君鏤刻為簫,冀以清音滌慮,頤養心神。

有醫者贈詩云:

昔持步履穩,今轉繞樑音,
百年不朽木,無悔度此生!

簫如人,詩如人。醫者之心,仁者之心,以詩喻志,余輩聞之仰止……」

《三國演義》開篇詞: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我想,浮生百年,重點不外乎在這般笑談中的「無限風光」吧。

庚子年,我像有了點感悟。

「爬山」重點在「爬」,「登高」目的在「高」。「爬山」並不是為了「登高」。

原來老師在很久以前所說的幾句話,並非虛妄。人生就像爬山,既然參與了,就得爬。反正來了,不爬白不爬。但別只顧得爬,要不時停下來,欣賞一下身邊美麗的風景,不看白不看。極目,感受天地的壯闊;回首,細味嚐過的人情;銘記庚子。

【 作者簡介 】
王偉明先生為洞簫大師譚寶碩嫡傳弟子、洞簫雅集會長、香港茶具文物館節目主持及演奏家。

於本會開辦洞簫初階及洞簫製作課程,詳情請參閱教協課程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