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和下一年

教書人語 ■ 陳漢森

這個學年,校園動蕩,先有逃犯條例風波,繼而爆發病毒瘟疫,最後還有中央在香港強推國安法,教學活動難以如常運作。這不是「百年不遇」情況。香港曾發生過鼠疫、禽流感、豬流感瘟疫,瘟疫之後,師生對公共衛生加強了關注。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就是由學校開始,下令學校師生「停課鬧革命」,鼓動學生,攻擊政敵、奪取權力;六七暴動,是文革的香港版。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日治時代,學校亦長期停課。


這一年來,有很多學生參與社會事件,不少師生受到嚴重傷害;我們每天都關注新聞,認清時局,被迫思考自己的前途,人生的去向;在停課期間,教師要想辦法,令學生持續學習。看來下一學年,校園仍不會寧靜。中美冷戰爆發、港版國安法推行、九月立法會選舉,中央加強香港教育的控制已由暗到明,控制到甚麼程度,仍未確知。

文憑試歷史卷被迫取消其中一題的事件,已顯示中共政府要對學校作意識型態管制,教師必要關注事態的發展。尤其任教人文學科的老師,宜檢視自己的教材教法等環節,以及自己在社交媒體中公開的材料,避免不自覺犯禁,被抓辮子。在國民黨強權統治時期,四九年後的中國,都對教育界嚴厲監控。香港教師過去自由慣了,更要小心行事。

長期停課,老師學習了遙距教學,經此一「疫」,復課之後,教師在下列兩面應有長進。第一,有不少教學活動,可以網絡上完成,不必在課堂操作。拍教學短片、視像教學、電子教學軟件,在課堂上仍可以繼續操作。第二,面對面教學,師生、生生之間可以有豐富的互動、回饋,這是遙距教學難以做到的。回到課堂,更要珍惜和發揮其教學效能。再者,建立良好的師生關係,做好班級經營,能提高課堂教學,以及遙距教學的效能。


陳漢森 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畢業,退休中學教師,中大優質學校改進計劃榮譽學校發展主任。曾長期擔任教協學術部理事,為現屆教協監事。在報章撰寫教育專欄多年,著作有《失控教室》、《課室管理》、《班級經營》、《有效教學》、《教好中文》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