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真實VS機械洗腦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自從北京提出「要牢牢抓緊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後,楊潤雄等教育官員即磨刀霍霍,濫用權力,強詞奪理,憑其個人意志決定是非標準,扭曲人們的普遍認知;劣跡斑斑,俯拾即是。眼前,在眾多子女往外國送的港府官員操縱下,教育界變得惡浪滔天,風雨飄搖。

我想,權貴擁有錢權勢,當然希望甚麼事情都一錘定音,摧殘大眾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爭取學術和思想自由的意志。那麼,作為有良知的教師,該如何自處呢?

以前我唸書和教書的時候,也遇過很多這類困難。「難」這個字,實在太難寫了,一共十九劃那麼多;「人」字就不同了,只有兩劃,太易寫了。不過,如果因為「難」而放棄做一個真正的人,對我來說,那就更難了。所以,我逐步學懂「與難共舞」,對著它笑,冷笑、恥笑、傲笑、譏笑,甚麼笑都有,總之就是不怕它。因為,辦法總比困難多,冷靜面對笑呵呵!

有教師朋友問我:眼前《國歌法》已生效,港版《國安法》殺到身邊,洗腦課程如箭在弦,怎樣輕鬆面對?

我雖然在心態上不怕困難,但我在策略上卻不會輕視困難。所以,我經常掌握一個方法──全面真實VS機械洗腦。以《國歌法》為例,每次聽和唱《義勇軍進行曲》的時候,我都很投入,因為每一句歌詞既是歷史,也正合眼前光景,足以激勵大家看清和不畏眼前困難。關鍵在於 ── 自己怎樣理解。

至於此曲的歷史、相關背景和內容,我不會否定官方的版本,但也會講全面和真實的版本──例如,作曲者和作詞人的悲慘遭遇,田漢是怎樣在文革中被批鬥和致死的?後來又怎樣恢復名譽?這些都是真實的歷史,只是官方不願意提的內容而已。總之,官方慣了以偏概全,以點概面,為今我所用;我們毋須這樣做。

忽然想起,《義勇軍進行曲》曾一度改用歌頌毛澤東的歌詞,但後來又改回原來的版本(即現在版本),這也是全面和真實的歷史。這樣的一改一復,彷彿呼喚著一種真正屬於人民的精神。

最後,還想到一個字──頂!這不是粗口,我只是想說:不怕酒氣,只要心醒!不怕煙薰,心醒自然能頂!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