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冷酷黑暗的寒冬 保持樂觀積極的生活

教協監事會主席 潘天賜

近日很多朋友向我查詢,問及我對中央廣播電視推出的新聞紀錄片《另一個香港》有何感覺。老實說,如沒有朋友的查詢,我還提不起勁去看這兩集的所謂「紀錄片」。

該紀錄片大量剪輯了過去一年香港人反惡法爭民主的示威場面,特別重覆引用相似的暴力鏡頭,卻完全欠缺事件的前因後果的交代,說它是紀錄片,實在是對從事紀錄片製作的人士的污名。

朋友關心的,多是第二集把年輕人參加示威的原因歸咎於教育出了問題,而教育出問題的原因則歸咎於教協。顯然,鬥爭的矛頭正直指教協,朋友擔心我是否害怕。

橫眉冷對假新聞抹黑

朋友的關心,讓我認真地觀看了有關的片段。片段內容提及,在此次修例風波中,香港教協主動發起示威活動,煽動學生去維園示威, 以「強力表達」政治訴求。而畫面顯示的,卻是去年八月教協發動會員於遮打花園集會並遊行往禮賓府的場景,可見對教協的指控,說教協煽動學生去維園示威,是毫無根據的。事實上,教協作為維護教師職業權益的工會,從來沒有發動學生去示威。

該紀錄片試圖把香港社會問題的成因歸咎於教協,還追溯到2013年,指稱「教協出版《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佔領中環』為議題》,注明是『中文及通識科教材』,並請來鼓吹『公民抗命』的非法『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做顧問。」查實該教材套內容包含不同政黨的評論和立場,並清楚列明目的不在鼓動學生參與「佔領中環」,只是為了學生更加認識社會具爭議的題目,從而建立自己的觀點及立場。面對如此斷章取義,移花接木,甚至無中生有的誣蔑,我只能橫眉冷對,繼續做我的孺子牛。

央視領頭攻擊教協,本地媒體自然唱和。有HKG報總經理、幫港出聲成員周天慧便出了聲。她在YouTube視頻節目中這樣說:「教協名義上是一個教師組織、工會性質的團體,但政治色彩非常濃厚,在反修例示威更加發起罷課、教育界白衣行動,赤裸裸將政治帶入校園。」「今年初,教協更加發起集會,近二萬多位教師出席,當中參與金鐘示威被射傷眼的教師上台發言,他更加指出『教師須有政治立場』,他們口中的教育專業,難道就等同將自己立場灌輸給學生?」「翻查教協理事會名單,大家會發現有不少熟悉名字……教育研究部主任張銳輝更被《人民日報》海外版批評鼓動老師在校內搞衝突。」

她的言論,是造謠的最佳示範。教協實質上是一個教師工會,她卻說成是「名義上是……工會性質的團體,但政治色彩非常濃厚。」一個教師說了一句「教師須有政治立場」的說話,不交代上文下理,就硬說「等同將自己立場灌輸給學生」。「教育研究部主任張銳輝更被《人民日報》海外版批評鼓動老師在校內搞衝突」這句沒頭沒腦的說話,不講原因,不問實際發生了甚麼事,只想讓人相信教協理事就是在校內搞衝突。

《文匯報》更變本加厲,硬屈教協包庇港獨。它的記者高鈺2020年6月1日報道說:「教協……曾多次稱『不支持』『港獨』,意圖迴避譴責。教聯會副主席、中學校長鄧飛日前撰文『分析教協的語理錯謬』,指教協所言的『不支持』其實只相當於『同我無關』的『棄權』說……無疑是對『港獨』的縱容和包庇……」教協不支持港獨,是眾所周知的一貫立場,竟可以給鄧飛和《文匯報》之流說成是包庇港獨,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以「講真話」對抗謠言

鋪天蓋地的抹黑和攻擊,目的是要抹殺教協在過去四十多年來,為教師、為教育付出的努力和堅持。熟悉教協的教師一定知道,教協自創會以來一直堅持改革教育、爭取權益的工作方針,時至今日這方針亦從來未有改變。在這個謠言和假新聞充斥的時代,需要教師更加堅定和團結,運用常理和常識去判斷真偽和可信性,更需要我們教導學生去分辨真偽。「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中,對學生的義務項下就有「應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對公眾的義務項下也有「應致力培養學生的自由、和平、平等、理性、民主等意識」,而在作為專業工作者的權利項下則有「對各種資料和觀點,包括有爭議性問題,運用專業判斷加以陳述、演繹和批判」、「對教育問題公開發表意見」等,都是我們須要銘記於心,並身體力行的。

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謠言和假新聞,我們很難不感覺寒冬的將至。我們必須為將要來到的冬天作好準備,包括有機會發聲時要發聲,講真實的說話,堅決拒絕講假話,特別是面對學生的時候。我們必須鍛煉好身體,過好每日的生活,包括每日的教學生活,好等待寒冬的過去,春天的來臨。

德國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說:「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把謊言當成真理,固然是自欺欺人,但如果說謊言的人,因為謊言說得太多了,最後自己也給騙倒,相信了謊言,那麼說謊的人距離失敗的日子還會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