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要求初職及晉升教師接受官方培訓
教協強烈反對並要求當局立即撤回決定

本報記者

  • 左起:張銳輝老師、葉建源議員、馮偉華會長、田方澤副會長

教育局於6月10日突然發出通告,為落實去年的教師專業發展專責小組(專責小組)報告提出具體做法。教育局要求未來所有新晉教師及晉升教師皆需接受由教育局獨攬培訓的核心部分,培訓內容包括認識「國家及國際教育發展」及「教師的角色、價值觀及操守」等。面對近期政府多次對教育界作出的政治打壓,令人質疑新培訓將會成為教育局向教師施壓的最新渠道。而且有關「國家及國際教育發展」的部分,本身並不包括在專責小組的建議之中,這顯然是教育局在專責小組的建議之上再「僭建」。教協副會長兼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批評教育局事前並沒有就這個培訓模式進行諮詢,便已倉猝宣布落實,結果引起教育界嘩然及廣泛的擔憂,認為是政府再一次向教育界施加政治壓力。教協要求教育局立即撤回培訓課程的決定,並且在教育界就此未有廣泛共識前不應該草率推行。

教育局通告內容與專責小組建議不符

教育局的通告要求新入職教師及有意晉升的教師,必須參加由教育局獨家舉辦的核心培訓課程,這個培訓課程的模式並沒有在專責小組的報告中提及。本身是專責小組成員的教協理事張銳輝質疑,教育局是借專責小組「過橋」。他指專責小組是建議由校本負責初職教師的啟導工作,而不是由教育局負責;而晉升教師的部分,專責小組亦沒有建議相關的培訓由教育局獨攬。反之,專責小組在提及發展、推廣及落實教師專業階梯時,已提出應該由教育局及師資培訓機構設計和提供不同類型的專業發展課程,而不是由教育局壟斷核心培訓。通告中說明新培訓核心內容中的其中一個重點是「國家及國際教育發展」,教協指這個項目在專責小組的報告中完全沒有提及,是由教育局「僭建」而來。葉建源認為教育局是行政機構,相關教師的培訓不應該由教育局獨攬,並指出以往的教師培訓,亦可以由教師自行選擇教育局以外其他師資培訓大學或專業團體提供的課程;除非教育局是基於政治原因而制定這些核心培訓,否則教育局不應該強制教師修讀官方培訓。

政府多次打壓教育界 對教育界造成巨大政治壓力

教協副會長田方澤指在過去一年間,政府對教育界作出多次政治打壓,企圖收緊教師及學生的言論自由。教育局早前要求考評局取消歷史科文憑試試題,也反映教育局已經習慣以政治凌駕教育專業,扼殺學生理性討論的空間。而在警方經常濫捕的情況下,教育局最近要求教師如正被警方調查,即使未被定罪,也要向學校披露,教育局更曾向學校施壓,要求學校指示被調查的教師停職。田方澤引述教協一個正進行中的調查,當中教師認為政府及教育局造成「很大政治壓力」的百分比達83.6%,比不足一年前的同類調查躍升了三成。他指現在由教育局獨攬教師培訓,只會令人質疑此等培訓將會成為教育局向教師施壓的最新渠道。

假如由教育局獨攬所有新教師及晉升教師的培訓,而培訓內容包括「國家及國際教育發展」和「教師的角色、價值觀及操守」,必會使教育界擔心教育局以此「教育」教師,要下一代教師遵從教育局的高壓方針,令學校中自由討論的空間嚴重縮減,再難以訓練學生獨立思考及批判思維。教協會長馮偉華要求教育局立即撤回有關培訓課程的決定,並且在教育界未有廣泛共識前不應該草率推行。教協亦會約見楊潤雄表達意見及不滿,要求政府停止打壓教育界及企圖要教育界成為政府施政失誤的代罪羔羊。

葉建源:學校的責任不是為政府解釋政策

除此之外,教育局更去信全港中小學校長,談及國安法和有組織提倡「罷課罷工公投」,楊潤雄在信中採用了非常強硬的措辭,要求學校向學生解釋國安法。葉建源指出,教育局在信中提到「阻止政治入侵校園」,但這封信卻正是政治掛帥,反而令校園更緊張。他表示學校的責任不是為政府解釋政策,而是教育及培養學生了解事物、提出疑問、尋找答案。現時教育局使用強烈措辭,除了贊成意見,不容許學生以任何方式表達異議。政府向學校施壓,令學生表達意見的權利和自由被壓制,甚至要求學校懲罰學生,企圖令學生噤聲,這只會帶來反效果。他認為教師與學生及其他公民一樣,同樣享有公民權利,可以表達意見。他亦呼籲同學要以和平方式表達,照顧好自己的安全。

▶  新聞稿全文已上載教協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