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捱過幼教界寒冬 專訪黃淑芳校長

本報記者

疫情起伏不停,幼稚園首當其衝,本年至8月末,已有6間幼稚園停辦。從事幼兒教育超過30年,身兼教協理事的幼稚園校長黃淑芳Cindy ,積極為業界發聲,希望捱過幼教界的寒冬期。

Cindy認為專業的幼師,應認識政策,了解行業的前景。她擁有社工資格,在大學兼教幼師培訓,亦曾在教育局制定學前教育的課程。擔任過不同崗位,她發現自己最喜歡小孩,視幼教為終身事業。可惜,面對疫情,不單是她,幼教也面臨嚴峻的挑戰。存亡之秋,她積極向政府爭取權益,會見官員,出席記者會,接受訪問,變成她的新使命。

幼園面臨困境

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因疫情面對財困,主因是N班的學前預備班, 大都屬自負盈虧,疫情間停學,無法收取學費。

「疫情期間只是2月收過一次學費,N班學費佔了一半收入,但收生影響嚴重,昔日收80人,現在只收到60個人。」Cindy的學校跟不少幼稚園一樣,因為疫情停學,學費收入大減,唯有依靠儲備補貼營運。

政府提供的資助,只是杯水車薪,無法解決學校財困。「對於N班,社會福利署曾發放2至5月特別津貼,津貼約三份之二的學費,但6至8月,政府只提供保就業計劃,這幾個月學校仍要付三份二的成本,另外校方亦都要繳交租金,百上加斤。」

Cindy苦笑,她的情況仍未算最「慘淡」。「有學校只收兩歲班,百多個學位,學費收入大減,老師只有八折支薪。」

面對困境,Cindy堅持老師權益,保住幼師專業,「我覺得捱得住的話,就不想影響老師,幼教界出現困難,不是學校做得不好,又不是老師做得差,不應該懲罰老師。」她與教師團隊,用熱心和專業,獲取家長的信任,減少學生流失。

維繫家長的信任

逆境中,Cindy反而見到希望。

「2月時(當時口罩短缺),有電視台拍攝學校受疫情影響的情況,節目出街,家長便過來,問學校有無事,會不會倒閉。家長說雖然沒有口罩,但是有錢可幫忙。困難當中,你會感到安慰。」

學校積極打電話維繫家長,希望小朋友留校讀書。「這次不同2、3月,可能全年不能回校。如果家長不給學生上學,兩歲班就沒有了,家長都想小朋友返學。各人都抱有觀望態度,我們要看看政府有否資助,家長就看看確診數字有否回落,可否在10月復課,大家都在觀望態度中保持溝通。」

她亦維持教學的專業,設計幼兒較易適應的實時教學,時間每次10分鐘,亦要求學生穿著校服,在電腦中跟老師談天,再配以工作紙及獎勵計劃,保持師生關係。

不一樣的新學年

疫情時有起伏,相比年初,老師、家長和學生也改變了。

「大家開始習慣另一種學習模式,知道不是所有事情都是一個人話事,大家需要一齊去做一齊去想。家長都明白現況,不是我們可以決定。」她也落實行動,為了保住幼稚園,爭取津貼,會見官員,但仍未有著落。

疫情中,她更盼望學生,懷念校園生活。「以前我和小朋友生活,依家我面對是電腦。現在(受訪時間)是4時半,本是下午班放學的時間,應該有學生在哭,家長再接他們放學。 簡單的期望是快點恢復正常生活,小朋友回來上學,回來笑,回來扭計也是好 。」

疫情會過去,社會仍需要幼師的專業。 Cindy期望政府與業界同行,提供資助,捱過困境,保住學前教育。

 

老師利用實時網上教學,與學生保持關係。                       清潔姐姐不斷為玩具消毒,需要增加人手。

 


學校當眼處放著防疫物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