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年的新舊難題—— 專訪關浩鵾老師

本報記者

暑假即將結束,迎來不能面授上課的新學年。
經過大半年「在家學習」的實踐,教育界既累積了經驗,也累積了問題。
我們訪問了任教中學的關浩鵾老師,一同展望新學年的挑戰。

「在家學習」的理想與現實

有人認為停課也是一個契機,藉此開拓了網上學習、自主學習的空間。同工的努力與成果無疑值得肯定,但關Sir擔心,這種學習模式,會進一步拉闊弱勢學生的差距。「社會有誤解,以為全香港家庭都能負擔網上學習的設備。」但在關Sir任教的學校,學生較多來自基層,也有少數族裔學生。有些家中沒有電腦,只能靠一部小小的智能電話,以有限的數據和速度上網,加上居住環境擠迫嘈吵,學習自然大受影響。

「較有條件的學生,可以一邊在電腦觀看老師講解,同時以另一部平板電腦作即時回饋。但有學生則連最基本觀看老師展示的材料都有困難。」雖然學校努力尋求幫忙,例如添置平板電腦借給學生使用,一些志願機構也提供數據卡上網,但始終無法解決學習環境惡劣的問題。一些著重討論的科目(如關Sir任教的通識科)尤其困難。家中學習所衍生的紀律、情緒等問題,亦難以處理。要讓所有學生做到有效的在家學習,目前的配套遠遠未完善。

DSE安排須盡快決定

上學年的教學進度嚴重滯後,關Sir任教的DSE科目,落後了近一個月的課時。而且,「教了不等於學了,吸收多少才是重要。即使短期內恢復面對面授課,老師們都要花時間鞏固先前所教的內容。」假如遲遲未能恢復面授,要追上進度就更難了。

上學年的校內考試,都因應教學進度而調整了範圍,但來年的文憑試如何安排,仍有待當局公布。關Sir表示,每間學校、每個科目情況不一,不能只是由top-down的指令去處理,他期望當局盡快尋求業界共識,早日公布決定,以便計劃新學年的教學。

智育以外的困境

學校教育本應五育並重,但疫情之下,「非常規課程」亦大受影響。術科學習舉步維艱,課外活動全面停頓,學生輔導、情緒支援都事倍功半。

關Sir有任教體育科,並帶領球隊訓練,會留意學生的體能表現。停課期間,他自行編製了一些運動的短片,加以講解,鼓勵學生在家中跟著做,但始終無法保證成效。「5月復課時,看上去,所有人都胖了——包括自己。」即使復課後的體育課,根據教育局的指引,也須配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要避免進行需要交換物件的體育活動,結果大部分球類活動及訓練,都無法正常進行。

關Sir也負責輔導組工作,「隔著屏幕,始終缺乏人與人之間的溫度,難以engage學生。」他留意到,停課期間,學生與家長的磨擦增加了,家長的情緒求助亦增加,因此在家長教育方面需要做更多功夫。例如,學校曾製作了一些單張,建議家長如何面對與孩子長期「困獸鬥」的相處。此外,許多基層學生的父母都因為疫情而失業,經濟出現困難,老師也會尋找不同渠道提供支援(如食物銀行)。

見步行步的困擾

往常在這段時間,全年的活動應已有完整的規劃,現在都只能見步行步,太多不確定因素,令老師和學生來都很困擾。因此關Sir認為,一些原本安排了的視學、外評,究竟是如期進行抑或延期一年,希望當局也盡快與學校磋商,讓學校能有所預算。

對關Sir而言,新學年有多一重的挑戰,因為他即將轉到另一間學校任教。新老師要適應,小一和中一的新生更是如此,但如今開學前的迎新活動卻全都取消,只能透過網上認識新老師和新同學,很新鮮但又很無奈。

畢竟,教育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關Sir想起在5月短暫的復課期間,發現學生比以往更渴望上學,渴望與老師和同學相處的時光。當一切不再是理所當然,我們也因而懂得珍惜,並思考甚麼才是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