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蜂趣談

自然而言 ■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 葉子林

養蜂這門技藝,自古已存,明朝宋應星《天工開物》就有一篇是談論養蜂的。當中提及「凡釀蜜蜂普天皆有」,可見採蜜之術幾百年前經已普及。

《天工開物》對蜜蜂尚有一段描寫:「凡家人殺一蜂、二蜂皆無恙,殺至三蜂則群起螫人,謂之蜂反。」為甚麼殺一兩隻蜂沒大反應,第三隻就會群起反抗﹖「三」其實是眾多意思,非特定指第三隻。蜜蜂本身具群體自衛的本能,蜂螫人後,自身會受創而死,但同時會將訊息留在對方軀體,讓其成為同伴攻擊目標。如果有關信息素在體內累積至一定水平,蜂群就會群起而攻,相當危險。

在香港,養蜂的大多是小型個體戶,蜂場坐落鄉村之中。蜜源方面,本地的花蜜主要來自果樹、原生樹兩大類別,前者例子是荔枝和龍眼(清明前後),後者則包括鴨腳木(冬至前後)、冬青、山蒼等。

■ 山蒼

■ 龍眼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內也有蜂園,養的是本地品種中蜂。這裡的地理環境與一般鄉村不同,背靠大帽山,海拔略高而楠樹眾多;獨特的環境條件,形成了我們的特產「楠樹糖」。這種蜜糖,在本地其他蜂場並不常見。

養蜂多年,近十年我們發現了一個現象:果樹的蜜源漸走下降,原生樹的蜜源卻有所增加。這趨勢也符合近年本地郊野地區的植被變化果園面積減少,部分次生林則逐漸發展成熟。


■ 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蜂園的蜜蜂

 

蜜源環境的轉變,有助我們理解自然界的演替過程,並明白郊野並不單純是遊山玩水地方,當中其實蘊藏鉅大的生命力,以及生產力。

國際上,蜜蜂也同樣擔當自然界「哨兵」重任。十多年前,歐美各地先後出現蜂群離奇死亡,科學家致力研究數載,終於確定兇手來自新式的類尼古丁農藥。2018年,歐盟正式禁用多款類尼古丁農藥,阻止這場生態災難蔓延下去。

蜜蜂個子小但本領高,不單在自然界擔當重要授粉角色,也能夠為我們提供美味健康的蜜糖。雖會螫人,但人類對蜜蜂的感觀並不差,「小蜜蜂,嗡嗡嗡」,一直是辛勤努力的象徵。

近年多了人談論城市養蜂,求學者不少。不過,養蜂的技術門檻頗高,管理稍有不善,未有蜜糖收採蜂群都跑掉了。有意學習養蜂的人,需先瞭解清楚本身的條件及時間。

成功不必在我,如果社會大眾好好保護郊野林木,蜜蜂自有良好棲息地,在家在野,也是不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