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教學苦與樂

專業分享 ■  黃家盈

疫情持續,學習、會議、輔導、小組、督導,講座……平日會面對面進行的溝通,幾乎都轉換到網上平台進行。最先轉到網上進行的大學課堂及會議,也已經差不多實行兩個學期了。對老師、家長、學生,甚至同事,這個溝通的新模式都是一個重大轉變。無論技術上,硬件軟件,到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都要重新學習和適應。當中有艱難的地方,同時亦有不少樂事。最近筆者參加了一個網上的國際會議,連續24小時由歐洲、非洲、亞洲,以至南北美的學者主持不同的學術分享,只要安坐家中就參與到世界各地知名學者的工作坊。感受到疫情或許將人分開,但人總能夠找到新方式連繫,甚至建立新的連結。

與同工分享網上教學與輔導軼事時,最有趣的改變莫過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有教視藝及興趣班的老師分享,平時在課室裡會坐定定的學生,原來在家裡不到十分鐘就會在房裡跑一個圈,要家人把他帶回坐位及鏡頭前,才可以繼續上課;有的家長會全程陪伴,積極參與學生的勞作,甚至為求完美與學生重做一遍;也有些學生有弟妹,看到哥哥姐姐在鏡頭前「玩」,也嚷著要一起上課,參與遊戲。鏡頭後的老師們雖然有一點無奈,然而看到學生在家中的情景,又會看到平日在學校看不到的一面,有時更會明白到家長形容學生在家裡的表現,實際是怎麼一回事。有教音樂的導師,為著令網上教學順利,學習如何進行網上教學,發現原來配合混音器材及軟件,就可以順利將樂器的音色提升,與網上會議平台結合,開拓了網上教學的門路。

又有一些輔導個案,對於在鏡頭前看到輔導員或社工姑娘,感到很新鮮,甚至會用鏡頭帶姑娘參觀他們的家,介紹寵物、玩具,兄弟姊妹給姑娘認識。網上會面將距離拉遠,小朋友熱情地分享家裡的角落,他身邊的事物,又將距離拉近,又是另一種的了解,又多了一個角度認識學生與個案,給家長的管教意見亦變得更加具體有效。亦有家長反映,為孩子安排活動有點苦惱,同時又要在家工作,但網上會面可以省卻交通時間,亦有便利之處。

筆者亦有教學的工作,平日晚上到中心進修的老師們過了全日的工作都疲憊不堪,較少發言。轉到網上平台學習,可以用打字的形式交流,反而多了提問,課堂的交流變得更加豐富,自己亦感受到網上平台可愛的地方。作為導師,為著讓學員熟悉使用網上平台,重新適應網上課堂禮儀,在準備課堂時,少不免要研究一下軟件操作。當下不禁驚嘆科技的神奇,只要調節幾個設定,就可以配合到學員的需要。想要私隱可以選擇虛擬背景,甚至關掉鏡頭,網絡連接困難亦有錄影作後備支援。網上教學一定會遇到不少麻煩,家裡又有不同的打擾,未必常常可以順利進行,暫時亦未能夠全面代替面對面交流。然而,能夠善用科技,挑戰亦能令大家進步,多一角度認識身邊的人和事,欣賞這個新鮮的距離。

 


【作者簡介】
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香港心理學會輔導心理學部委員。擅長處理學生的情緒行為問題,為家長及教職員提供意見,共同協助學生成長。

本會與香港樹仁大學輔導暨研究中心合辦各類輔導證書課程,包括特殊輔導、生涯規劃等。<詳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