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自由岌岌可危

偉華茶座 ■ 馮偉華

近日,港大校委會正式通過,解僱「終身制」聘用的戴耀廷教授,完全漠視了教務委員會早前的裁定,謂戴雖屬「行為不當」,但沒有充分的解僱理由。另一邊廂,浸會大學又不與邵家臻續約,過程中,校方完全沒有給予合理原因。反映出大專學界,似乎正進行新一輪的政治清洗,企圖向當權者獻媚,學術自由岌岌可危!


早於2015年,建制派報章藉教資會「2014年研究評審工作」結果,向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教授瘋狂攻擊,試圖向大學施加壓力,阻撓陳教授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一職。其後,更有傳聞指建制派曾向港大校務委員施壓,要求他們否決遴選委員會推薦陳文敏出任副校長的建議,陳教授的任命最終被粗暴和不合理地否決了,此舉實屬嚴重干預院校自主,對學術自由造成了沉重打擊。

其實自2002年後,作為各大專院校最高權力架構的校董會,已經紛紛改組,結果各院校逐漸由校外成員把持,而這些校外校董,絕大多數由特首直接或間接委任,大大強化了政府干預院校的能力,再加上政府穩操財政上的生殺之權,院校自主屢受衝擊,院校已漸漸無力保障學術自由,院校自主頓成空中樓閣。

《港區國安法》的通過,更令一眾學者擔心,會否因為評論時政又或在進行研究時,誤觸紅線,而致身陷囹圄?國安法涵蓋範圍極廣,但寫法與本地法律不同,對如何才算觸犯法例又缺乏明確界定,因此引發學者們感到憂慮,十分自然。近日報道相繼有港大及中大學者離任,當中包括中文大學前校長沈祖堯教援,將離港出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醫學院院長及高級副校長,他們選擇轉投外國大學,又或重投專業前線,令人不禁懷疑,有多少受到國安法的影響?

本港研究經費不足,亦缺乏政策支援,本已不利研究發展,再加上國安法實施後,衝擊學術自由,學者做研究和撰寫論文時,勢必加倍謹慎。其實學術圈子十分全球化,學者可在各國的大學之間自由流動,學者大多希望在不受于預的環境下做研究,尋求學術上的突破,若受多方掣肘,陷阱處處,則很多學者自然會選擇較少限制的地方「落腳」,這樣發展下去,長遠來說,將對本港大學研究發展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害,我們引以為傲的院校排名、自由開放的學術氛圍將一去不返。


馮偉華 教協會長,司徒華教育基金管理委員會委員,香港大學哲學博士,香港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高級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