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僱邵家臻和戴耀廷違反程序公義

立法焦點 ■ 葉建源

8月15日,包括教協和我在內的多個教育界團體及學者發起聯署,就浸會大學及香港大學於7月先後解僱邵家臻及戴耀廷兩位大學教員表達不滿,我們促請校方撤回解僱的決定,有關聯署,已合共收到海內外教育界近4000人參與。

浸大社工系講師邵家臻和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因參與「佔中」運動而被政府檢控及定罪,但兩人及後上訴,案件尚未有結論前,他們的所屬院校已經率先解僱兩人,我們認為明顯違反了程序公義,解僱程序並不合理。

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與教育權攸關,受國際人權公約保障。聯合國負責監察公約的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指出「只有在教員和學生有學術自由的情況下,才有可能享受到受教育的權利」。而要落實學術自由,必須實現院校自主,包括對「涉及其學術工作、標準、管理和相關活動決策有必要的自治程度」。同時,《國際人權公約》亦保障了所有人的言論自由及不受政治歧視;因此,任何學者在學術研究、院校職務或人事任命等,不應因其言論和政治取向等而獲不合理待遇。

《基本法》第27、34及137條亦強調保障學術自由,但邵、戴二人突被解僱,反映了香港異見者與「學術自由」所面對的政治打壓日益嚴重。對於兩所大學在未待案件判決便解僱教職員,不單違反了程序公義,亦違反聯合國建議的解僱原則。

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受《國際人權公約》保障

世界各地學者於1988年制定《學術自由和高等教育機構自主宣言》(《利馬宣言》),亦闡明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利馬宣言》提到「教育應為正面社會變革的工具」;如果連學者表達意見後都要受到秋後算帳,受到政治歧視,影響到其升遷,甚至影響其教席,那麼市民的言論和表達自由又如何能得到保障呢?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關於高等教育教學人員地位的建議》第50段指出:「只有在有正當的和充分的理由說明違反職業道德時,才能採取解僱這紀律措施。這些理由包括:經常玩忽職守、嚴重的不稱職、捏造或偽造科研成果……」。明顯地,邵、戴二人的案件與上述理由無關,兩所院校的決定偏離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建議的解僱原則。

其實這種打壓教職員的手法而非首見。早在2015年時,港大陳文敏教授經過兩輪嚴謹的校內遴選程序,獲推薦出任港大副校長,但最終也是由李國章為主席、包括不少政府委任的校外人士所組成的校委會否決有關建議;今次戴教授面對的情況如出一轍,是副校長事件的「下集」。

我們希望透過聯署警醒校方,學術自由一旦倒下,敢言批判時弊和權貴的學者不再發聲,香港便會淪為一個充斥謊言、向權貴歌功頌德的社會,最終只會窒礙香港的發展和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