韜光養晦,抑或明哲保身?

雨澤心田 ■ 田方澤

新一年開學了,匆匆一年過去。去年開學是反送中運動白熱化,苦惱在青少年的躁動和迷茫間,在便利貼、人鏈、口號聲中,在處理不同意見之間過去。

新學年由校園變成視像軟件,社會風浪仍然不斷。通識科教科書的修訂後,政府一錘定音「香港沒有三權分立」,左報跟進狙擊,成為新的紅線。一連串國民教育、國家安全教育,箭在弦上。繼去年的一連串投訴、教育局屢發指引要求學校阻止學生發聲、歷史科考試風波後,不少同工慨嘆:「以後還有書可教嗎?」

政府常說不應讓政治進入校園。然而,卻只有政府不滿意的聲音是政治,政府的意見卻總是包裝成「客觀事實」、是「正確認識」,大肆在校園裡推動親政府觀點。無人想讓政治進入校園,政府卻不去疏導社會的風浪,只要求學校關上門不讓風雨流進來。但風雨總會在門縫間滲入,視而不見如掩耳盜鈴。

校園正是在安全的環境和同學可相信的大人陪伴之下,去疏導不同意見和情緒的地方。近一年不少同工頭痛的卻是,做老師的初心,想陪伴青少年成長,卻在青少年最關心的風浪中,因政府強硬插手而難以與他們傾談。

在一片白色恐怖中,如果說「香港沒有三權分立」是正確認識,難保說制度能體現三權分立就是專業失當。那反過來,如果說香港行政體制權力很大、立法機關難以制衡,是不是也會說煽動青少年仇恨特區政府,也是專業失當?那不如依書直說,卻又違背了教育原則。

新紅線一條一條劃下,但左閃右避的結果,最終卻可能是劃地自限。昨天不欲談「社會事件」免政治進入校園,今天要說「香港沒有三權分立」以正確認清知識,明天可能不准說政府負面消息免煽動仇恨,哪天可能只能每天教導學生「正面認識」國家。「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

有朋友說,風浪來了,最重要保全有用之軀,我也不是不同意。然而,韜光養晦和明哲保身,表面上行為一樣,但關鍵的差別是意志。如今天稍息,是畏縮自保,抑或在關鍵時保護學生,仍是考驗專業意志的時候。

更直白地說,企硬專業,做好教育,當是我們退無可退的責任。

 


田方澤 教協副會長、中學通識老師。鑽研教學之外,更喜歡抽時間和學生談天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