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才符合學生利益?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最近有親建制學校因為學生有「異常行為」而要求停課一週。所謂「異常行為」無非是對近期時局的一些表示。看到這宗新聞,我無限感慨,因為同一家學校在五十多年前曾經仗義接收過被其他學校勒令退學的學生,而這位學生當年的「錯誤」就是「有左傾思想」。可見,無論事件的性質如何,兩次事件中的學生都因為校方的政治取向而成為夾心餅。這就是我感到悲哀的地方;一千五百年間事,只有嘆聲似舊時!

這又帶出另一個問題:即使學生出現思想上和行動上的問題,如果不是涉及犯罪的程度,到底應該怎樣引導和處理,才符合學生的最大利益呢?也許,學生的言行會被認為「傷害校譽或利益」,但是否一個學生的表現就會形成那麼大的破壞力呢?

我這樣說,不是要否定學校的自主權,也不是說學生一定是對的,而是要說明一點:怎樣處理才是最需要思考的。

我難以就具體的事件深談,但從我過去和今天的教學經驗來看,有兩點我是特別重視的。其一,是否有足夠的溝通?二,擁有主導權力的校方有沒有足夠的耐心?

我以前也遇過一些「頑皮」以至「反叛」的學生,但我嘗試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除了粗言穢語之外,在最大程度上理解他們的語言和內容;先接受可以同意的部分,慢慢才碰不同意的部分(其實就是他們因為年少無知而引致的錯誤)。沒有第一步,就沒有第二步。

那時候,也是考驗我的耐性的時候。我感到慶幸的是,這些「頑皮」和「反叛」的學生如今已經可以獨當一面,在不同行業中有所發揮。這些行業都跟政治無關,但他們都說,沒有思考過政治,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熟。我想,我的耐性還是有價值的。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