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對立法會去留問題的取向

政府以疫情為由取消原訂於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並決定「延長」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職「不少於一年」,直至下屆選舉為止。教協並不認同「延遲」選舉,認為政府做法是破壞香港立法會的制度。

至於議員應否繼續留任的安排,社會上一直有不同的意見。有人認為延長的議會缺乏認受性,不應接受留任;也有人認為民主派議員不應單方面放棄議會陣地,主張堅守。

議員留任阻擋惡法

教協認為,縱使議會的認受性問題存有爭議,但立法會議員有責任監察政府,除了向政府反映訴求和表達民意外,更需在議會內阻擋大小惡法通過。如果民主派議員撤出議會,便等於把議會拱手讓給建制派,政府施政將可在不受約束的情況下隨意通過其他各種惡法,例如23條立法、容許境外(如大灣區)投票的法律、明日大嶼的撥款、削弱司法制度的獨立性等,都可以在無反對的情況下以秒速順利通過,香港的情況將可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惡化。

守護教育專業及教師權益

另一方面,在教育界正受多方面攻擊、瀰漫白色恐怖的今日,更需要議員在議會內監察政府,與建制派抗衡,在各個教育議題上守護教育專業及捍衛教師權益。建制派近年一直無理批評和針對教育界,去年更全面升級。我們憂慮,若議會內失去反對聲音,建制派便可藉此機會「整頓」教育界,加緊攻擊教師,並在教師註冊制度上、教科書及教材上、考試制度上收緊控制,進一步削弱學術自由,令教師動輒得咎,受影響的將是我們的教育專業,失去的將是師生的自由與權益。因此,教協理事會相信副會長葉建源作為教育界的議會代表,應留在議會,聯同其他民主派議員堅守香港人的價值和我們的教育專業。

事關重大,諮詢會員意見

就教協立法會代表是否留任的安排,教協理事會立場雖然非常清晰,希望會員能理解我們的立場和理據。但我們理解社會上對此有不同意見和聲音,亦希望多聆聽會員意見。就此,教協將進行全體會員抽樣調查,就留任安排諮詢會員的意見並作參考。

(↓ 按圖放大)

政府及建制派可藉此機會「整頓」教育界,以往的想法可大舉推行

周浩鼎(民建聯)
「有失德教師煽動仇警及仇恨情緒,煽動他人參與違法暴亂,甚至鼓吹分裂國家,以致令很多家長十分憂慮……我想問局長會否考慮公開失德教師的行為、身份及所屬學校,讓家長有知情權?」
(2020年7月15日立法會會議)

 

梁美芬(經民聯)
「我當時已告訴你們,有教師在通識科七成時間用粗口,你看看現時周圍的學生一開口就說粗口……我們說通識不應該是必修必考,但教育局卻未有理會。」
(2019年11月1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

 

 

 

張宇人(自由黨)
「我經常說要安裝CCTV(閉路電視),……看教師有否照教材教、有否將政治因素放進去、有否將癲覆國家言論放進去,我覺得是時候所有學校也安裝CCTV!」
(2020年7月3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

其他社會人士對支持留任的意見:

鍾劍華(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
「我堅持認為這一個『所謂延任一年』的立法會,是一個『非法的議會』!這一點十分清楚。……拒絕參與就是符合道德倫理,就是凸顯這種荒謬,但之後呢?這一年所做的很多事,會變成合法,我們喜歡不喜歡都好,是不是對此放之任之?」

 

 

區諾軒(立法會前議員)
「立法會無論多廢,它仍然會影響社會民情。日常的政治討論,新聞回應,都在這裡發生……
世界歷史的經驗是,離開就失去了反對派抗衡的地方。」

 

 

陳祖為(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
「我們可以比較一下兩個情況。
1. 立法會沒有民意授權,亦沒有民主派議員參與。
2. 立法會沒有民意授權,但有多名民主派議員參與,參與時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民主派選民的意見。
哪一個情況比較好?我認為是第二個。」

 

區家麟(時事評論員)
「以去年5月立法會審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委員會鬧雙胞事件為例,指事件除顯示建制派之間的矛盾,亦因民主派的拉布程序延長了審議時間,間接引起更多市民對修例的關注,最終引起一連串反送中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