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詞入罪 打壓為實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教育局胡亂使用權力,對一名小學老師「釘牌」。這不單是一位老師的工作問題,也是教育工作者的專業空間不斷收窄的問題,更涉及扼殺新一代獨立思考能力的問題。當局經常說教育不要政治化,但實際上卻是用「非政治化」的托詞,行政治化之實。這次事件徹底暴露,官方一直認為「教育也是政治的一部分」,從來都按官方的政治需要和利益,看待和處理教育問題。

不斷披露的事實證明,教局人員曾到校見了數名用過教材的學生。學生都表示老師在課堂的重點是探討言論自由,而不是「港獨」;學生們聽講後,也不贊成「港獨」(見《明報》10月7日報道)。受業學生的家長也公開表示,這是一位好老師。但官方仍強執教案中作為討論的一部分,以點概面,以偏概全,硬指老師介紹「港獨」。這完全是借意砌詞,是典型的文字獄──即使老師不用坐監,但已被推進一個無形的監獄,令他與學校和神聖的教育使命絕緣。

我說,這既是文字獄,也是「口水監」。何解?因為「濫」字由「水」和「監」組成,而當局正大噴口水,不斷濫權,以言入罪。老師們不正是面對「口水監」嗎?

這種「口水監」還會不斷擴展到中學、大學,以至全港。楊潤雄在記者會上認為這類題目不應在小學裡談,但迴避是否可以在大學裡談?現實上,「紅線」愈來愈多,而且愈來愈「口水監」(濫);長此下去,大學的學術和言論自由也會變成「紅線」內的小學水平。

必須指責的是,林鄭月娥故意把事情鬧大,強迫教育局高調以記者會形式講述官方的「理據」,又指前朝避難,而她卻是「迎難而上」。不管她的原意如何,這一切的實際效果就是顯示她「政治正確」,可以向北京表忠、邀功,增加連任的機會。

面對惡浪排山倒海而至,教育工作者如何堅守專業精神?如何協助新一代解惑、辨理、明理?已面臨愈來愈大的挑戰和壓力。不過,這也在考驗教育工作者和香港人的毅力和韌力,能否迎難而上?這跟林鄭的「迎難而上」有著根本不同的性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清風吹過處,滿眼是綠茵。共勉!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