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黑影?

心語絲絲 ■ 劉銳紹

最近,香港大學發生「黨委疑雲」。據報道,一名曾在北京清華大學某系擔任黨委成員的學者,後來被委任為港大副校長。他已作出否認,並表示自己不是中國共產黨員。

我無興趣深究這個問題,因為無從核實。況且,即使香港回歸已經二十多年,但在北京眼中,香港仍是「白區」,即不是自己直接管治,而是通過代理人(特首)管治的地方。所以,他們在香港的活動模式也跟大陸不同。最明顯的不同,就是黨員在香港是不公開身分的,所以,中共在香港也是一個沒有註冊的「非法組織」。

我談這個問題,主要因為有中學老師問我:「在中學裡有沒有黨委?」我說:「即使沒有黨委,但假如校方的行動、傾向已起了黨委的作用,有沒有黨委也沒有分別。」就像董建華和林鄭月娥,北京也不一定要他們入黨才讓他們當特首,否則讓外界知道,效果豈不是更糟嗎?只要他們按指示辦事就行了。大家可見,有些人的表現不是比共產黨更共產黨嗎?

所以,學校裡有沒有黨委,其實是如何面對黑影的問題。我歷來的態度是,無論有沒有,我都用我的透明來面對事物。正是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放眼仰視浮雲白,那怕蒼蠅間白黑?應該怎樣盡老師的責任,就怎樣做,還努力爭取其他人一樣想,一樣做。做得到,兼善同袍;做不到,獨善其身。
我想,毋須把現狀看得太恐怖,因為這正是黑影希望達到的目的。愈害怕黑影,黑影就會愈變愈大,把你的心遮掩了,把你整個人也蓋住了,更把你的精神壓垮了。我會對黑影說:「請你看,我是多麼的透明,沒有甚麼值得疑神疑鬼,虎視眈眈。有甚麼看不透,儘管說,儘管問,但請勿背後插刀。」
我也不會把黑影製造出來的恐懼傳染給其他人,否則自己也成了黑影的助手。其實,主要的黑影在港府,在教育局,滲到中學裡的黑影暫時不會多。學校,畢竟是散發人氣、正氣、和氣的地方,需要大家共同實踐,這「三氣」才不會靜止,沉寂,還可以活躍起來,充滿校園。否則,「三氣」就會變成死氣、邪氣、鬥氣,侵蝕綠茵。


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人稱「夫子」。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現於香港多個傳播媒體擔任主持,並在報章專欄撰寫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