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停課不停學」(上)

科技‧教育‧生活 ■ 中學電腦科老師 Miss Apple

隨著新型肺炎病毒在香港肆虐,17年前全面停工停課的日子再捲土重來,每位老師都為了這個新挑戰各師各法。筆者跟很多來自不同學校的同工都探討過這些各種各樣的措施與問題,在此就為各位讀者分享一下他們的經驗。

首先一位數學同工採用「翻轉課堂」的策略,每天拍攝大量影片供學生於串流平台(YouTube)自行收看。優點當然是他只需要簡單的一部智能手機、一個手機夾和幾張白紙就能「翻轉」教學。但他現在面對的兩個困難,相信暫時還未有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法。第一,這位老師每天需要使用大量時間剪輯影片,由手機傳輸到電腦,然後再用他老舊的電腦慢慢剪輯。面對不熟悉的任務(影片剪接),他每一條半小時的短片就花了他三小時剪接,縱使他每天已經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拍攝,但他最多只有三到四條短片完成編輯及上載。除了效率問題,還有就是這位老師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學生看過他的短片,到底是全班都花時間看完所有的影片還是有很多同學每天「掛機」蒙混家長和老師。這兩個問題可以透過一部平板電腦(如iPad)及一個問卷應用(如Google Form)協助解決。現在iPad可以透過錄影熒光幕的方法把整個教學流程錄製成影片,期間老師可以使用PDF編輯軟件打開並直接使用Apple Pencil於上面書寫,然後直接使用影片編輯軟件(如iMovie)於iPad內編輯,希望可以加快製作流程,盡早減少工作時數。另外,老師可以透過Google Form把當作每節課堂的總結性評估課業,要求收看短片的學生填寫,好讓老師能給予適當的回饋。當然,這樣授課需要學生有高度的自律性和積極性,但總比學生沒有指導為佳。

另外一位老師就採用直播形式授課,每天按照學校「遙距教學時間表」為學生上課。這所學校採用非常有名的視像會議軟件Zoom與學生直播上課。應該很多使用這款軟件的同工都是使用免費版本的軟件,受制於軟件限時40分鐘的會議時間,老師的課堂就需要強制分段進行,每次又要重新召集學生,等候所有學生進入才可以開始繼續上課。有次他還在牙牙學語的孩子碰巧在直播時跑到他的房間中討抱,雖然場面十分溫馨,但無疑又阻礙了一些寶貴的會議時間。在這個無論老師還是學生都需要「停課不停學」的困難時期,學校IT組就真的擔當了一個很大的責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