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是否任憑官僚喜好!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莊耀洸

是否調查任憑官僚喜好!

「優化學校投訴管理先導計劃」(下稱優化投訴計劃),表明教育局不會處理有關學校日常運作及內部事務的投訴,例如學校財務及政策,但教育局在這方面有重大的法定責任,有責無旁貸的調查角色。

學校處理投訴指引(修訂版)第2.2項

教育局應調查學校帳目

  • 《教育條例》第40BB條和《資助學校資助則例》(第10發行版)第14.5條﹕法團校董會必須委任一名根據《專業會計師條例》(第50章)所界定的執業會計師為核數師,審核法團校董會的帳目,而有關帳目需要在指明時間及指明的方式向常任秘書長提交;
  • 《資助學校資助則例》第1條﹕法團校董會作為受託人,可全權管理及處理政府給予的撥款、資產,以及學生繳交的堂費和巿民的捐贈,惟行使有關權力時必須符合受託的目的,並以學生及學校的最大利益為依歸。從上述撥款及資產所賺取的利潤,一概納入學校帳目內;
  • 《資助學校資助則例》第2(d)條﹕出租校舍收取租金或利潤,均須記入學校的帳目;
  • 《學校進行商業活動指引》﹕學校必須把所收受的捐贈或利益及其後處置的方式記錄在捐贈記錄冊,供教育局及公眾查閱。

很明顯,學校帳目並非單單是學校內部事務,法例、則例和通告有明確規定,反映學校帳目的重要性,亦顯示學校是否恰當地將資助運用在教學用途和學生利益上。若教育局輕率將學校帳目歸納為學校日常運作及內部事務而不介入調查,這實有違教育局作為政府部門監察學校運用公帑是否得宜的期望和職責。最初輕微違規而教育局不介入調查,容易惡化成為「金禧」和「臻美」事件的翻版。

 收費如課外活動收費、留位費

  • 《教育規例》第99A(3)及99B(2)條﹕所有商業活動的利潤或淨收入,須用於學生直接受益用途,違者可被檢控;
  • 《教育規例》第61、62、63、64、65、66及67條均就學校收費作出規定;
  • 《資助學校資助則例》第3(a)條指出﹕「除非經常任秘書長批准,否則根據本《資助則例》的條款獲得資助的學校不得徵收任何費用」;
  • 「官令青揚退回多收學費」(星島日報,2000年9月23日)﹕小額錢債審裁處審裁官在判詞中指出,《教育規例》第61條訂明,幼稚園不依照教署(現教育局)及憲報規定而超收學費,有關校監、校董或教員即屬犯罪;根據第102條,他們被定罪後最高罰款為五千元及監禁一年。審裁官認為,有關條文主要用以保障家長不被學校的管理者蒙騙濫收費用。青揚其後上訴遭高院駁回兼賠堂費 (案件編號﹕HCSA 25/2000,2001年11月22日)。

如教育局將學校收取費用簡單視為學校內務事務,而不處理投訴,這能否妥善保障家長和學生,確保學校將收費合乎法例和用於學生直接受益的用途上?指引說明,涉及教育局管轄範圍會跟進,學校帳目及財政在法例、規例和則例均有明確指示,教育局如何界定學校財政事務中哪些屬其處理範圍,哪些屬學校跟進?

教育局會處理有關《教育條例》、《教育規例》及《資助則例》的投訴,但這與學校的日常事務與內部運作的範疇有相當大的重覆,這令投訴人和學校無所適從,當教育局不想介入事件,大可說投訴內容涉日常事務或內部運作,而當教育局欲整治某些人或學校,又可搬出一大堆法例、規例和則例!這優化投訴計劃勢必為學校和老師帶來更大的麻煩和混亂。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