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被咬的球員停賽! — 教育局的「球證」角色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

本會於6月12日與新任教育局常任秘書長黎陳芷娟女士會面,表達對《資助則例》有關教師職業保障的強烈關注,及要求教育局再次負起作為「球證」的角色。

《資助則例》(Code of Aid)內列明資助學校常額教師的聘用條款,而《資助則例》給予常額教師的職業保障,於2012年2月23日終審法院就高翰儒控訴 2001年鳳溪第一中學管理委員會 (FACV 8/2011)的裁決中確立。然而,教育局卻無聲地修改了《資助則例》的條款,削弱教師的權益;本會在多次與教育局的會面時均指出,教育局應繼續監察學校處理教師的聘任,讓教師得到情、理、法兼備的保障。

雖然局方於2013年4月19日的會晤中,接納教協會的要求,同意修訂《資助學校資助則例》(適用於成立法團校董會後受聘的教師)「解僱程序」的條文,加入教育局的角色﹕ 「… a copy of the written warning should be forwarded to the Permanent Secretary for information and/or follow-up action where necessary」。然而,這並非原初的條文,《資助則例》(1994年版)的說法是﹕「On receipt of this letter(formal written warning) the Permanent Secretary shall investigate the circumstances」.

此外,現時《資助學校資助則例》並未有限制學校在打算向教師發出解僱前要先通知教育局,這將造成「先斬後奏」,出現不公道狀況,且讓事件無法還原,為何教育局不要求學校「先奏」,避免冤假錯案!而這只是根據原來的《資助則例》(1994年版)的說法行事﹕「… and the 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 intends to dismiss him or not to renew his contract after the date of expiry, the Supervisor shall so inform thePermanent Secretary」.

本會認為,教育局有著不可推卸的監察責任!故此,於6月12日,本會向教育局力陳局方需要在《資助學校資助則例》中列明在學校向教師發出書面警告後、學校擬解僱教師時,需要先經教育局的審視,讓局方能了解學校是否遵循規定處理教師的聘任事宜,促使學校對教師的紀律處分量刑合宜,並設立上訴機制,讓教師有機會就校方的指控作辯解。

可是,現在教育局美其名校本管理,實際上是撒手不理,不理會角色衝突,一心將「球證」、「旁證」的角色交由學校自己處理。更甚者,本部從最近的個案中窺見,當局即使發現學校出現行政失當的問題,不但沒有作出警告及問責,反過來,只是給學校建議及提點,猶如讓學校拍手無塵。本會不禁問,教育局連「足總」對犯規的判罰權力都交給學校,不敢想像日後將會產生幾多個教育界的「蘇亞雷斯」(前利物浦、今巴塞前鋒,以射術和咬人聞名)

再者,教育局的官員(尤其副秘書長(4))似人肉錄音機般重覆朗讀《資助則例》的條文,指條文已給予學校清晰提示,相信學校會依照規則辦事及不可假設學校會濫用管理權。但事實上,教育界確實存在「蘇亞雷斯」,咬了人之後而不被「禁賽」,更在「球證」缺席的情況下,將責任推向被咬的球員身上,這是甚麼道理?

若然只單純地相信學校會依照規則辦事,就等如相信巿民必定會守法,試問社會還需要警察嗎?執法者的存在就是因為有不守法的人。教育局如何確保學校定必遵照規則作管理?如有違例者,她們將如何處理?

本會將繼續與教育局周旋,與局方安排的工作小組,更仔細地檢視《資助學校資助則例》對教師職業保障的重要性,並要求教育局重新擔任「球證」角色,讓教育界得到安穩,教師可專心教學工作。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