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職由合約開始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如同工在簽約前能先了解自身應得的僱傭保障,在與學校簽訂新學年的聘約時,便可及時察覺聘約條款中不合法或不合理的部分,避免簽署有問題的聘約;惟事實上教師的工作繁多,難有餘暇去深入了解法例條文,辨識聘約條款是否損害了應有的權益。就此,我們對將要與學校簽訂聘約的同工給予一些建議。

看清聘約條款

同工與學校簽約前,應先到教育局的網頁,參考局方所編訂的教師聘約樣本註1,了解當中的條款,以便在正式簽約時,對聘約有一個初步的概念。同工甚至可攜同該合約樣本,與自己將要簽署的合約作對照,比較學校所能提供的待遇,以考慮是否接受有關聘約。如若同工在細閱學校所提供的聘約後,認為內容有含糊之處(如同工擔任半職教師,而合約中未提及其工作量及工作時間安排),應即時向校方提出,請學校對有關條款作澄清,以確保同工與學校對同一條款有相同的理解;假若學校能即時修正合約的字眼,則更為理想,一份內容明確及清晰的合約,減低了日後雙方對合約內容有所爭議的風險,對僱傭雙方皆有利。

需要每年續約嗎?

本會不時收到同工的查詢,表示自己雖然是常額教師註2,但學校要求他們每年簽約,並於合約中明訂一年的合約期,如同合約教師,更有校長向教師表示,如學校來年不與他續約,他將因約滿而遭解僱,因此令同工十分擔心。

《資助則例》列明「The school should enter into a contract with a teacher immediately after his two years of probationary period. The contract shall not be subject to annual renewal」,而根據2012年2月23日終審庭就 高翰儒 訴 2001年鳳溪第一中學管理委員會的判案書:

第67段: 除依附錄17外,(合約)終止是不能以合約期滿為由的。

第68段: 至於陳資深大律師(被告代表)的另一論點指,即使合約並不是因為期滿而被終止,根據《資助則例》第56(c)條,合約仍可以3個月通知期作終結。馬官認為這論點站不住腳,因為第56(c)條並不是一條獨立有效的條文,這條文是必須與第56(g)條一併解讀的。

第71段: 本人(馬官)充分察覺到上述對(教師)僱傭合約的解釋的效果是提供原告及其他教師實質的(職業)保障措施。本人認為,《資助則例》的政策原意是向教師提供相當大的職業保障措施。

第78段: 本人重申(教師)僱傭合約衹可以在符合《資助則例》第56(g)條及附錄17的程序下才可被終止(除非「即時解僱」條文適用)。

可見當教師完成兩年試用期後,便以長約聘用,毋須每年再簽訂聘約,就算學校以行政為由而每年與教師簽約,學校都不可以約滿為由解僱教師。但同工在簽約時,要留意當中的條款有否修訂或改變,如對條款有疑問便應先作了解,直至明白聘約條款才作出簽署。

成立法團校董會後要再簽約?

據本會向教育局查詢所得的回覆:「根據《教育條例》(第279章)附表1第4條,任何人如在緊接某學校的法團校董會設立當日前,正受僱為某學校工作,則在交接日開始時,他須被當作已被該會僱用,其僱傭條款及條件與在緊接日之前存續者相同。有關的法團校董會須視為自該僱用開始起一直是該人的僱主。因此,學校毋須與法團校董會成立前的常額教職員重新簽訂合約。如學校欲與教職員重訂僱傭合約,則必須取得有關教職員的同意」。

而根據《資助學校資助則例匯編》,凡於該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前已受聘為常額教師,學校仍需按照《中學資助則例》註3中有關終止教師聘約的條款行事。由此可見,部分學校聲稱有權以約滿即止的方式解僱這些通過了兩年試用期的常額教師,其實是未對教育局的指示及規定作透徹理解;現在同工知悉自己的權益後,則大可不必對這些言論感到擔憂。

如同工對以上內容有疑問,歡迎致電 2780 7337 與教協會權益及投訴部聯絡。


註1: 教育局所提供的資助學校教師合約樣本是為常額教師而設的,非常額教師可同時參考局方所提供的私立學校教師合約樣本。

註2:這裡所提及的常額教師是指長約教師,若同工是以常額合約教席聘請,是會出現約滿即止的情況。

註3: 如若同工所任教的學校為資助小學或特殊學校,學校須按照《小學資助則例》或《特殊學校資助則例》行事。有關文件已上載於教育局的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