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談論專業自主時參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
國際勞工組織《關於教師地位的建議書》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教育是專業,教師自古肩負「傳道、授業、解惑」的重任,與其他專業一樣,受相關專業守則約束,以確保其行為符合社會期望;同時,專業守則也確立了教師應享有的權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及國際勞工組織(ILO)合作,於1966年10月5日通過《關於教師地位的建議書》(Recommendation concerning the Status of Teachers)(註),本文將以此為藍本,闡釋教學專業人員應享有的權利。

據《關於教師地位的建議書》(《建議書》) 第七及第八部分,教師應有的職業保障及專業自主,有以下要點:

  • 教席的穩定性及教師的職業保障是維持教育水準的必要條件,即使教育制度有所轉變,有關當局亦應確保教師的職業保障;
  • 教師的職業地位或事業應受充分保障,而不應受他人的肆意行為所影響;
  • 教師在履行專業職責時應享有學術自由,在探討如何教導學生時,應擔當重要的角色;教師有權在有關當局的協助下,以學生的學習需要為前提,選擇適當的教學工具和方法,並且採用適合的教材和教科書;
  • 應鼓勵教師參與社會及公共事務,促進教師的個人發展、教育服務及社會的發展;
  • 教師如同其他公民一樣,應有行使公民權利的自由,並有資格擔任公職;
  • 若教師因擔任公職,而無法履行其專業職責,其退休保障及專業資歷不應因此而受影響;在其公職任期屆滿後,他應可回復擔任公職前的教學職位,或與之相若的教學職位。

此外,因教師的專業特質可享有的待遇,應與需要同等專業資歷的職業相若,甚至較優厚。《建議書》的第十部分說明,在釐訂教師薪酬時應採用的原則,其重點包括:

  • 教師薪酬的水平應反映教育對社會的重要性,以及教師在履行職務時要肩負的種種責任;
  • 教師薪酬應足以讓教師及其家庭維持在合理的生活水平,同時讓教師有空間進修不同課程,或參與文化活動,以提升教師的專業水準;
  • 為教師釐訂薪酬時應加以考慮一些教育專業職位需要較高資歷、經驗和承擔較多的責任;
  • 已得到專業資歷的教師,不應只因他屬試用期內或臨時教師,而以低於其他教師的薪酬聘用他。

觀乎現今香港的情況,教師的待遇和相較逾五十年前《建議書》內的標準,仍有一大差距。有教師會因未能受聘於常額教席,而只獲得低於其同屆畢業生的薪酬,但工作量及性質卻與同儕無異;有教師會為了履行公民權利和義務,評論時事或積極參與社會事務而遭受非議,甚至陷入失去教席的危機。凡此種種,皆因在談論如何規範教師專業行為時,昧於教師應享有的專業自主權利以及職業保障的國際標準。

政府缺乏長遠規劃,教師面臨教育政策不穩定、教育商業化、短期措施或津貼打擊教師職業保障,這樣的環境有損教師專業。新政府上任,實要理順以往的陋弊,重建教師專業地位。

註:Recommendation concerning the Status of Teachers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adopted by the Special Intergovernmental Conference on the Status of Teachers, Paris, 5 Oct 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