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合適土壤實踐《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嗎?
(三之一)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香港有合適土壤實踐《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嗎?(三之二)
香港有合適土壤實踐《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嗎?(三之三)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於1990年制訂《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守則),期望為教育專業人員提供指引,以維持高水準的教育。然而,是否只要教育人員持守專業精神,就能達到守則所訂下的標準呢?如果仔細探討守則各項條文,便會發現若良師沒有合適的土壤去實踐他們的教學理念,政府沒有合適的教育政策和配套,教師始終難以達到守則期望的標準。本欄將從教師「對專業的義務」、「對學生的義務」及「對同事的義務」三方面探討上述議題。

教師對專業的義務

守則中訂明教師應透過各種學習途徑不斷提高其專業才能,充實對教育及世界發展的認識(守則 2.1.4)。在教學生涯中,不斷進修、更新自己的知識是教育人員的責任。

然而,現實是當教師要面對日益繁重的非教學工作,如在每天下課後繼續進行無盡的校務會議、不定期於多個周末或學校假期期間帶領學生出外活動、比賽或遊學團、只有上班而沒有下班時間時,教師根本不會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參與進修。就算教師已下決心自費報讀兼讀課程,只修讀於平日晚間或星期六的課堂,但因教師的僱傭合約中很多時不會列明工作時間,而教育當局推行新政策又沒有增加相應人手,加派的工作便落到教師手中去跟進,需要沒完沒了地加班。在經常出現不可預期的情況下,教師很難達到院校要求的出席率,而缺課也會影響教師全面學習新知識的機會。

此外,部分學校管理層的心態,也令教師不敢貿然報讀他們感興趣的課程。部分管理層認為教師若要進修,其修讀的課程必須與其教學工作有直接關係,因此他們不鼓勵教師報讀非教育相關的課程,令想要擴闊思維而去進修的教師倍感壓力。學校一方面希望透過教育學生,讓他們衝破學科的藩籬,全面認識世界,希望學生以不同觀點去探究事物,但另一方面卻對教師「應該」進修的領域設限,拒絕讓教師認識不同的知識,無疑自相矛盾。

要實踐「應透過各種學習途徑不斷提高專業才能,充實對教育及世界發展的認識」(守則2.1.4),當局應當減少教師承擔不必要的非教學工作,為教師創造空間,同工才有機會學習不同領域的新知識,對提高教學專業自然有莫大益。(待續)

如同工對上述內容有疑問,請與本會權益及投訴部職員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