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合適土壤實踐《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嗎?
(三之三)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香港有合適土壤實踐《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嗎?(三之一)
香港有合適土壤實踐《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嗎?(三之二)

本欄之前提到《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守則》)中有關「對專業的義務」和「對學生的義務」在現時情況下實踐的困難,今期將分析關於「對同事的義務」的可行性。

「對同事的義務」

《守則》第2.3.2.項:「對於有違良知的行政政策和措施,應首先循專業內的途徑提出異議」,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於2016年12月公布的《實務指引》諮詢稿,進一步闡明有關條文。

《實務指引》諮詢稿指出,一個專業教育工作者對「任何校內的行政措施有不滿或質疑時,應循校內機制向上級提出意見或查詢,亦可循校內機制向校監或校董會投訴。在有需要時,可向相關機構或政府部門申訴」。一般而言,如老師對校政有異議或目睹學校出現不公義的情況時,他先循校內途徑反映或申訴是合情、合理的。然而,本部以往曾處理的個案中,不少教師因面對不合理的對待而對校方失去信心,他們在無奈的情況下唯有直接向工會或教育局求助。但吊詭的是,《實務指引》諮詢稿的規定,會否令繞過校方直接向其他機構反映意見或申訴的教師,面臨違反專業守則的風險?

聆聽意見須有開明管理層

這條文的前提是假設校內都有開明和公正的管理層,樂意接受不同的意見和正視問題。可惜,從同工向本部反映的情況所見,以上的假設往往不符合實況,有部分學校視敢於表達意見的教師為挑戰權威,不但沒有珍惜下情上達的機會,更甚者可能會打壓按程序反映意見的教師。有同工曾表示,他善意地向校方提出對校政的意見後,即被召見,在同一個會議上連番遭到管理層的質問和責罵,當他想澄清時,說話每每遭打斷,欲辯無從,事後更被指不尊重校長而遭處分。當校方慣常以這種方式處理不同意見,老師面對有違良知的校政時,只能二選一:為求自保,選擇視而不見或承受無比壓力,或直接向工會或法定機構作出投訴。

若要有適合的土壤去實踐《守則》第2.3.2.項,教育局應為教育專業人員充權,讓同工就教育政策或校政善意地提出意見時,有免於恐懼和免於被打壓的自由。本會期望,終有一天,良好、有效的溝通文化得以在學校建立。

如同工對上述內容有疑問,請與本會權益及投訴部職員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