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歧視工會」?— 由九巴工業行動說起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早前九巴解僱發起罷駛行動的「月薪車長大聯盟」召集人葉蔚琳及其他三名車長,翌日雖暫緩解僱決定,但事件已轟動全城。九巴涉嫌秋後算帳,固然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而由於葉蔚琳等人正籌備成立工會,有關的解僱是否觸犯「歧視工會」,亦是各界十分關注的部分。

英航曾因阻撓僱員參與工會活動被判罰款

香港首宗被法庭裁定「歧視工會」的個案發生在2005年,英國航空公司被裁定違反《僱傭條例》(第57章),阻撓僱員行使參與工會活動的權利,罰款5,000元。

當時,申索人以機艙服務員工會主席身份,回應傳媒就英航遭機艙服務員入稟勞資審裁處追討年終酬金共逾50萬元的查詢。同年8月,英航向申索人發出口頭警告,指她未得公司准許不能接觸傳媒,否則須接受紀律處分,同日又向她實施為期12個月的非正式監察。勞工處調查後向英航提出票控,英航在東區裁判法院承認控罪。

終院:工會的職能是促進及保障工人福利和權益

《僱傭條例》1規定,任何人均有權組織和參加工會及其舉辦的活動,就如英航的案例,若僱主阻止、阻嚇或懲罰僱員行使以上權利,均會觸犯防止歧視職工會的法例。

今次九巴解僱車長事件,焦點在於有關車長已向外公布正組織工會,其後便遭到解僱,令外界質疑九巴是否透過解僱阻嚇車長成立工會。若然屬實,即有機會違反法例賦予僱員組織工會的權利。
此外,終審法院於2012年審理有關國泰解僱機師的案件時(Blakeney-Williams Campbell Richard & Others v Cathay Pacific Airways Limited & Others, FACV 13/2011),國泰一方指工會的「按章工作」及罷工行動,不應視作受法例保障的「工會活動」,但五位終審法院法官一致裁定國泰解僱機師是不合理及不合法。首席法官馬道立在判詞中指出,工會的基本和主要職能,是促進及保障工人的福利和權益,包括「按章工作」的工業行動,便是實踐這種職能的典型活動,受到《僱傭條例》第21B條所保障。

僱主除了不可阻撓僱員組織工會外,亦不可懲罰參與工會活動的僱員,否則僱主將可能被刑事檢控。


註1﹕《僱傭條例》第21B條「僱員參加職工會及其活動的權利」

(1) 任何僱員,在其本人與僱主之間,享有以下權利 —

  1. 作為或成為根據《職工會條例》(第332章)登記的職工會會員或職員的權利;
  2. 凡為職工會會員或職員,享有在適當時間參加該職工會活動的權利;
  3. 聯同他人按照《職工會條例》(第332章)的條文,組織職工會或申請將職工會登記的權利;

(2) 任何僱主,或任何代表僱主的人,如 —

  1. 阻止或阻嚇,或作出任何作為以刻意阻止或阻嚇僱員行使第(1)款所授予的任何權利;或
  2. 因僱員行使任何該等權利而終止其僱傭合約、懲罰或以其他方式歧視該僱員,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6級罰款。

(3) 在本條中 —
工作時間 (working hours),就僱員而言,指其按照與僱主訂立的合約所須工作的任何時間;適當時間 (appropriate time),就僱員參加職工會任何活動而言,指 —

  1. 其工作時間以外的時間;或
  2. 其工作時間以內的時間,而按照與其僱主或任何代表其僱主的人所議定的安排,或得到其僱主或任何代表其僱主的人給予的同意,容許在該時間內參加該等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