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職支薪安排」的修訂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

上一期的專欄本部說明了教育局就有關「解僱程序」在《資助學校資助則例》中所作的變動,今期則闡述關於「停職支薪安排」的修訂。

《資助則例》(1994年9月)訂明,校董會可根據《僱傭條例》的規定,對教師或校長作出停職的安排,適用的情況如下:

i. in case where criminal proceedings of a serious nature have been, or are likely to be instituted;
ii. in case where the teacher’s serious misconduct is under investigation and it would be against the interest of the school for him to continue to teacher in the classroom.

In case of (i), where the criminal proceedings are not concluded within 14 days, the period of suspension on half pay may be extended till the end of such proceedings. The 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 may decide whether or not to suspend the teacher on half pay and such payment of salaries shall be subject to the approval of the Permanent Secretary.

《資助則例》(1994年9月)表明教師或校長因上述原因被校方安排停職期間,在常任秘書長批准下仍可支取半薪

然而,教育局卻在《資助學校資助則例》修訂了教師停職期間的支薪安排:

「在《僱傭條例》條文的規限下,法團校董會可在下列情況着令以薪金津貼支薪的僱員停職不超過 14 天:

(i) 該名僱員因其受僱工作而引起的事宜或與其受僱工作有關的事宜,遭有關方面已對他提出或可能會對他提出刑事訴訟;或
(ii)有關方面正對僱員的嚴重不當行為進行調查,而該僱員繼續在學校工作會不利於學生。

在第(i)項所述情况下,如刑事訴訟程序未能於14天內完成,則僱員的停職期可延長至訴訟程序結束為止。有關僱員在所有的停職缺勤期間,均不會獲發放薪金。

教協會早前向教育局表示強烈不滿,認為局方在《資助學校資助則例》作出修改,列明教師或校長在停職期間不會獲發放薪金,比《資助則例》(1994年9月)所註明在常任秘書長批准下可獲發放一半薪金的安排,權益方面有著明顯的倒退。教協會要求沿用以往停職期間支取一半薪金的做法,並且,倘若調查後確認該僱員無須處分,應向停職僱員補回全數薪金,否則,停職豈非有可能變為「無妄之災」?

下期將進一步闡述公務員在停職期間的支薪情況以作參考,及教育局如何回應有關《資助學校資助則例》的修訂安排。

參考資料: 教育局網頁(http://www.edb.gov.hk) > 學校 行政及管理 > 行政規則 >《資助則例》

教育局 ,這不是你的工作範圍麼?

近日傳媒報導一所小學有教師涉嫌體罰學生,當大眾期望教育局能介入作公平、公正的跟進時,局方卻表示因「校本管理」的實行,事件交由校方自行處理。這不禁令人懷疑及嘆息,事件有機會違反了香港法例第279A章《教育規例》﹕「教師不得體罰學生」,但教育局竟置之不理,推卸給本身應該專注於教育學生的學校。學校的跟進報告仍未發出,已讓人提出不少質疑﹕校方是否自己人查自己人、有嚴重角色矛盾與利益衝突?校方是否有足夠能力及相關知識處理事件?這進一步暴露教育局去年推行的「處理學校投訴修訂安排先導計劃」(現改名為「優化學校投訴管理先導計劃」,下稱「處理投訴計劃」)所衍生的明顯及潛藏問題。

本會於「處理投訴計劃」的諮詢期間,已竭力向教育局陳述弊端,亦曾多次去信表達意見及舉行講座闡述問題,但教育局一意孤行,由去年的先導計劃邀請80所學校參與,推展到今年的「處理投訴計劃」擴大至180間學校參與,美其名是簡化處理大眾對校方的投訴,促進效率,教育局更有意將計劃涵蓋至處理教師對學校的投訴。本會一再向該計劃的主席戴婉瑩指出,有關計劃的不可行之處,教局若悍然實行,教育界會更怨氣沖天,學校更不務正業且只會令投訴者轉向傳媒,這是否有利於問題的改善?還是教育局將投訴視如草芥,連處理程序存在嚴重角色衝突也視而不見,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拍手無塵便感覺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