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耀洸:防止性騷擾 學校責無旁貸 之二

>> 《權益與專業》主頁

(作者為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平機會於 4月25日宣布《性騷擾:學界問卷調查》註1 的結果。平機會聯同教協和教聯於今年3月調查全港中、小學及本地大專院校,收回321份問卷(回應率27%)。調查發現,有84間(53%)受訪小學沒有制定防止性騷擾的政策聲明,而中學則是63間(43%)。最常見的理由是「員工缺乏制定有關政策聲明的訓練」(61%)

筆者在上期「權益與專業」專欄提出有關「僱員性騷擾,僱主要賠償」及「設防性騷擾政策,可作為免責辯護」的情況,上述調查結果更顯培訓的重要性,今期將討論當僱員在校外或境外性騷擾他人,僱主也可能負法律責任。

校外性騷擾學校或有責任

英國的案例指出,「下班後舉行的社交活動或有組織的宴會,縱然在工作地方以外或正常工作時間以外進行,在有關案情中乃屬受僱用中的活動」(《種族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第4.21段)。換言之,下班後的卡拉OK或飯局,以至學校旅行,教職員性騷擾他人,僱主也可能負法律責任。

歧視條例有域外效力

6月初,宗教界有一宗涉嫌強姦案的廣泛報導, K小姐在台灣報警但被指控的X先生已返港,K小姐在港難以採取任何刑事或民事的法律行動,《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卻是例外,條例第14條賦予域外效力,讓受害人可以在本地狀告發生在海外的涉嫌性騷擾行為。

由於四條反歧視條例的條文十分相似,例如僱主轉承責任和域外效力,因此其他條例的實務守則的很多條文對《性別歧視條例》同樣適用,例如《殘疾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第2.6段指出「當僱員主要在香港工作,縱使歧視行為發生在香港以外地區,只要他在整段受僱期間,在香港的工作時間多於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條例仍然對他適用」。

換言之,中小學的境外遊學,大學教員到海外的學術交流,以至到國內分校任教,期間遇性騷擾亦可回港後向平機會投訴或狀告法院。

僱員定義廣泛僱主責任重大

要補充一點,別以為僱主只需為全職員工負轉承責任,兼職、臨時工、散工以至學校聘請的「外判」導師,也屬《性別歧視條例》下的僱員,這較普通法或勞工法例的定義更廣,據歧視條例,「僱用」是指根據服務合約或學徒合約,或親自執行任何工作或付出勞動力的合約。

說到這裏,相信你應明白學校作為僱主在法律上的責任是何等沉重,面對的問題是何等複雜,假如沒有防止性騷擾政策並切實執行,以及缺乏足夠的培訓,學校必然敗陣,不單輸官司,賠校譽,最要緊的,還是未能保障師生在安全的環境下工作和學習。

有老師曾對我說,他們為學校草擬防止性騷擾政策時,尋求平機會對其草擬本給予意見,豈料被拒絕,平機會前主席鄧爾邦曾對筆者說,平機會拒絕過很多培訓的要求,因平機會缺乏資源。

教育局和平機會應大力支援學校

在法律上,學校有直接的責任,在道義上,平機會和教育局同樣責無旁貸,需大力支援學校,其中平機會應制訂《性別歧視條例教育實務守則》,讓學校明白法例的要求,而教育局應制訂反歧視行動綱領(包括中小學和師訓課程,引入更多平等權利教育),並向平機會和學校提供足夠資源,消除歧視和騷擾,第一步應是調查實況,了解學校有否制訂防止性騷擾政策。

平機會建議

筆者於上期文章曾提及平機會在三月公佈性騷擾調查 註2,該調查報告亦就以下六方面提出建議: 一. 學校處理性騷擾的政策和機制;二. 校長及教職員的培訓;三. 提供適切的心理輔導;四. 加強對學生的性 ∕性別教育;五. 家長教育;六. 政府、平機會和非政府機構的角色。

如同工對以上內容有疑問,歡迎致電2780 7337與我們聯絡。

註 1 筆者是平等機會委員會反性騷擾運動工作小組副召集人,有份參與此問卷調查,教協會長馮偉華也是此小組的增選委員。

註 2 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委託香港教育學院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進行「學生對性的態度及對性騷擾的看法之研究」。調查研究在2011年5月至11月進行。問卷調查獲5,902名學生(高小、中學及大專)參與。除問卷調查外,舉行了16場焦點小組討論,共131人參與。筆者有份參與箇中調查。詳情可瀏覽平機會第71期電子通訊:www.eo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