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耀洸:防止性騷擾 學校責無旁貸 之一

>> 《權益與專業》主頁

(作者為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平機會在3月公布性騷擾調查註,獲5,902名學生回應,結果顯示在過去一年內,有50%的學生遭到不同種類的性騷擾。性騷擾的地點有一半在學校發生,其中最常發生的地點是課室(佔四分一)。遇到性騷擾,竟有58%學生保持沉默。報告摘要的總結還指出:「最令人困惑的是校方對於學校內性騷擾的情況,多採取『鴕鳥政策』。焦點小組結果顯示,校內的預防性騷擾政策主要是關於教職員或校外導師與學生之間的關係,較少涉及如何應對學生之間的性騷擾。教師和社工表示校方因害怕影響校譽,故採取低調的方式去處理性騷擾事件,甚至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第23段)

很多學校雖然不正視性騷擾問題,但不表示學校不著緊性騷擾醜聞,性騷擾不單可令校譽掃地,還可能有礙收生,在殺校潮的今天,不少學校總想大事化小,竭力遮醜。對資助中小學來說,學校被告性騷擾,更非綜合保險承保範圍,學校要真金白銀聘請律師抗辯,以至賠償,性騷擾又豈不是學校的夢魘?因此學校高層總希望性騷擾不會發生在自己的學校,吊詭的是,你越不正視它,它越纏著你,假如學校不盡力防止性騷擾,它的禍害足以摧毀一個人的名譽,以至摧毀一間學校,處理不當,甚至可以斷送寶貴的生命。

按道理,一人做事一人當,僱員性騷擾他人,受害人狀告他便是,為何能拉僱主落水?原來《性別歧視條例》規定,僱員性騷擾別人,僱主可成為首被告,肇事僱員只是協助僱主作出性騷擾的次被告。

僱員性騷擾僱主要賠償

2012年6月6日區域法院頒下判案書中(B控訴皇上皇集團有限公司案),受害人B被點心師傅出言輕薄,並觸及她的胸部,後來B與點心師傅達成和解協議,獲賠償4千元。而B在平機會協助下,狀告僱主,法庭裁定性騷擾成立,賠償額為8萬元,扣除點心師傅已付的4千元,僱主要賠償7萬6千元。

該案提醒了學校,其教職員性騷擾他人,學校隨時官司纏身,因為條例第46條訂明:「任何人在其受僱用中作出任何事情,就本條例而言須視為亦是其僱主所作出,不論僱主是否知悉或批准他作出該事情」。換言之,即使僱主不知情,更遑論同意僱員性騷擾他人,僱主同樣有責。此法律背後的精神是,工作間的性騷擾,僱主往往要負上最大責任,因為他對工作環境有很大控制權,沒努力防止性騷擾便要賠償,甚至道歉。

設防性騷擾政策可作為免責辯護

條例同時賦予僱主免責辯護:「已採取合理切實可行的步驟,以防止該僱員作出該行為。」2000年一宗案例,一名男下屬告女洋上司性騷擾,她的公司(IBM (HK) Ltd)同時成為被告,結果法庭裁定性騷擾不成立,即使成立,IBM亦毋須負上法律責任,因為IBM有防止性騷擾政策,甚至要求員工入職前簽署以示閱畢並明白政策始上班。

問題是,有多少中小學有防止性騷擾政策?立法會議員劉慧卿曾就此質詢教育局,結果是「無數字」。平機會正發起反性騷擾運動,調查實況,相信稍後會公布。

我每次為教師做防止性騷擾工作坊,問到學員的學校有否此政策,往往無人舉手,近一兩年開始有人舉手,但亦只寥寥數人。至於大學,每間都有此政策,但有多少人看過?近期中大職員黃燕雲的死因研訊中,其上司(校長辦公室主任)便表示沒有看過有關條文,大學的所謂培訓,是否足夠?還是聊備一格而已?

政策須切實執行足夠培訓是關鍵

法官在IBM案還指出,僱主應在性騷擾發生前已採取步驟指示僱員,性騷擾乃違法及不可接受,而不應只是事發後才補救。正因如此,設立防止性騷擾或全面的平等機會政策,便成為僱主免責辯護的基本步驟。但外國案例同時指出,即使有政策,但無切實執行,僱主同樣需要為僱員的性騷擾行為負上法律責任。要防範性騷擾,要有適當的政策和培訓,讓師生有知識有意識才行,但別走歪路,如在校園每個角落裝上閉路電視,這既侵犯私隱,亦未能有效防止性騷擾。

下期將討論有關「校外性騷擾,學校或有責任」的情況。

如同工對以上內容有疑問,歡迎致電2780 7337與本部聯絡。
註﹕ 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委託香港教育學院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進行「學生對性的態度及對性騷擾的看法之研究」。調查研究在2011年5月至11月進行。問卷調查獲5,902名學生(高小、中學及大專)參與。除問卷調查外,舉行了16場焦點小組討論,共131人參與。筆者亦有參與箇中調查。詳情可瀏覽平機會第71期電子通訊:www.eoc.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