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處理學校投訴修訂安排」的意見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

致「處理學校投訴臨時委員會」主席戴婉瑩女士信

本會於2月15日致函「處理學校投訴臨時委員會」主席戴婉瑩女士,力陳現時教育局提出的「處理學校投訴修訂」所引發的問題,當中包括嚴重角色衝突、先導計劃或許未能全面而真實反映學校現時的生態狀況、令教師更不務正業、不符合程序公義等極其嚴重的狀況;本會強烈要求:教育局必須繼續擔當監察學校的角色,教職員的投訴應由教育局直接處理。現謹將信函原文刊登於後,讓大家對這問題有更多的了解。此外,就有關「處理學校投訴修訂安排先導計劃」的推行,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亦於2月7日作出討論和跟進。

歡迎同工賜電27807337與本部聯絡,就有關修訂提出意見。

 

處理學校投訴臨時委員會主席
戴婉瑩女士:

有關「處理學校投訴修訂安排」的意見

本會代表曾於2011年3月21日、2012年6月7日及本年1月22日應教育局邀請出席諮詢會,商討有關處理學校投訴的修訂安排(下稱修訂方案),其中兩次會議更直接與閣下交流分享,聆聽教益。現謹就此事再次向閣下及處理學校投訴臨時委員會委員(下稱委員會)表明以下本會立場:
(一)現時提出的修訂方案可行性極低,有嚴重角色衝突
1.1 從教協會的投訴檔案顯示,教師及家長投訴校方的個案,其中不乏涉及對學校管理層或校長的投訴,而且,學校人事環環相扣,誰決策誰執行?不易辨識,若以層級制處理投訴,很難避免角色和利益衝突的情況,若一律將所有關於學校日常運作及內部事務的投訴交由學校自行處理,很可能是決策者處理執行者的投訴;
1.2 委員會亦須留意,投訴者選擇直接向教育局作出申訴,可能是源於對學校的不信任,若硬性將有關申訴交回學校跟進,只會打擊投訴者意欲,令他們更感不公無助,或尋求其他投訴途徑,這有違社會公義的通則。
(二)委員會對學校生態或不了解,畫面可能被過濾,易被誤導,影響決定
2.1 《教育條例》賦予校董會∕法團校董會管理學校,但他們本身多數並非必然從事與教育相關的職業或擁有從事教育的專業知識,而且校董都是義務,在工餘時間參與校政,造成非專業管理專業、兼職管理全職,加上校長是由校董會委任,不難理解校董會會偏重校長去處理學校事務,當中可能包括處理投訴;
2.2 先導計劃只在半個學年試行(2013年1月至8月),涉及80間學校,就算閣下與委員會曾到訪12間學校作重點式視察,亦未必可全面及深入了解學校的日常運作,經歷學校面對投訴的真實情況及處境。本會十分擔心,若然委員會以一個(可能是)假象為基礎作研究,恐怕會影響方案的修訂。
(三)學校目前狀況不可能接手處理全部投訴
3.1 教育局當然體會處理投訴令人疲於奔命(本會亦然),現將職務轉移,學校分內事已太多,資源、支援已嚴重不足,教師本來職責是教學、關顧學生,跟進投訴本身需要虛耗時間(調查不能草率);
3.2 教師沒有處理投訴經驗,如將所有關於學校日常運作及內部事務的投訴交由學校自行處理,只會加深惡化教師更不務正業的問題。
(四)不符合程序公義
投訴者有權選擇向誰投訴,修訂方案的提出,教育局由以往職責上要監察,改為可監察(亦可不監察),這嚴重違反教育當局督導學校的責任。
(五)建議以投訴內容分類處理,但局方必須繼續擔當監 察角色
如局方收到投訴,判斷事項只涉及學校普通行政事務(例如校服、校車、午膳等),在徵得投訴者同意下,可先把有關事項通知學校負責人員,由負責人員向投訴者澄清誤解或解決有關問題;但如果投訴事項涉及學校有人行政不當,局方應責無旁貸作出跟進。
(六)教職員的投訴應由貴局直接處理是最為恰當
本會強烈要求:凡是涉及教師對校內行政人員的投訴,或涉及勞資關係的問題,必須避免由學校自行處理。所有修訂,都不應違反此原則。

會長馮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