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裁定教師到任前解約可毋須補償

權益與專業 ■ 教協副會長 莊耀洸律師

教協近年經常接獲會員就簽訂合約後,在到任前終止合約應如何計算賠償的查詢。過去一年,教協多次陪同會員到法庭處理有關到任前解約的補償問題,高等法院原訟庭於9月12日作出全港首宗案例,成為日後學校有關問題的依歸。

工會可派員在法庭上陪同會員並發言

2018月8月教協權益及投訴部收到會員求助,該位教師於2017年7月17日簽署由涉案學校提供的僱用文件,包括聘書、僱用條件及應聘書。其後該位教師於2017年8月22日解約,涉案學校指稱,應聘書內的條款於該位教師簽署合約時已即時生效,故他離職需給予涉案學校三個月通知期,並向該位教師追討按比例的代通知金十多萬。

權益及投訴部幹事陪同該會員在勞資審裁處應訊,並嘗試在會員與校方之間尋求和解方案,以免展開審訊而對簿公堂,惜未能達成協議。

應取消合約中「懲罰性條款」

於勞資審裁處審訊期間,權益及投訴部幹事向法庭提出校方所要求的金額過高(近三個月代通知金達十多萬元)、遠超被告違約而導致校方的實際損失,所以申索所追討的金額屬於「懲罰性條款」(按《勞資審裁處條例》(第25章)第23條,工會幹事有權在勞資審裁處陪同工會成員並發言)。根據Dunlop Pneunmatic Tyre Co Ltd v. New Garage & Motor Co Ltd [1915] AC 79中,上議院Lord Dunedin法官指出假如條款中訂明的金額屬於過分和不公平,這是「懲罰性條款」(林壽康、余惠萍,(2018)〈第一章終止僱傭合約〉《香港教育法:終止僱傭及解僱訴訟篇》(頁48-51),香港,印象文字)。

惜勞資審裁處於2018年9月24日裁定教師敗訴,需向學校按比例支付代通知金。該位教師在教協和我們的律師團隊的協助下,向高等法院上訴。經過一年的法律程序,原訟庭陳嘉信法官於9月12日頒下書面判詞(HCLA 22/2018),指出該位教師的聘用開始日期應根據聘書列明的日期,而聘書和聘用條件均列明聘用期由2017年9月1日生效,故教師在2017年8月22日提出解約時,聘用期尚未開始,因此他不需要向該校支付代通知金。

教協歡迎高等法院的裁決,因一些學校對未能到職的老師訂定出懲罰性罰則,對老師並不公道,教協期望是次判決能有助學校日後合理地擬定僱傭合約,取消懲罰性條款。
如學校及會員對以上事宜有任何疑問,請致電2780 7337聯絡本部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