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約以外的其他僱傭協訂 口頭協議屬合約一部分?

專業與權益 ■ 教協及權益投訴部副主任 張兆聰

教協權投部每年都收到不少會員就聘約的查詢,例如法例是否有界定工作時間?校方可否要求老師做某些工作?本文將闡釋有關提問。根據教育局通告第10/2017號「善用教學人力資源」,「學校與教師簽約前,應給予教師合理時間細閱和查詢聘書/服務合約的內容,並提供已簽署的聘書/服務合約副本,讓教師備存」。會員如對聘約內容有疑問,在簽署前應先諮詢意見,並在清楚聘約條款的情況下簽署。

聘約沒有列明工作時間,但在一次教職員會議中,校長和老師有口頭協議,共識上班和下班時間。老師是否需要遵守這個口頭協訂的工作時間呢?

  • 第一、僱傭合約是整件事的基礎。以校方要求老師工作至晚上十時為例,便要先看僱傭合約的條款,如僱傭合約規定下班時間是下午六時,並訂明超時工作沒有薪金補償,僱主要僱員工作至十時,這段額外的工作時間是沒有薪金補償的。
  • 第二、但若僱傭合約沒有列明工作時間,便出現真空,會有另一些原則去填補這個真空,因一份僱傭合約是可以去補充及修訂的,這些補充和修訂,原則上是要有雙方的協訂。所以若僱員經過第一年的工作之後到第二年,僱主指要工作至晚上七時,僱員表示:「好好好」,這便構成僱傭合約內相關條文額外的一項條款,以後會因這個協議而僱員需要工作至晚上七時。
    ‧第三、另一情況是僱主要求工作至晚上八時,僱員沒有表示「好好好」,但仍然照做,舉例校長重覆要求開會至晚上八時,老師次次都出席,而兩年來每星期都是開會至晚上八時。這便有機會構成一個非明文規定,將一個習慣經過一段長時間之後令到僱員不能再推翻,工作至晚上八時會成為合約的一部分。
  • 以上三個大原則,第一合約有明文規定,第二是沒有明文的規定,但雙方之後有書面或口頭同意一些工作條款。如果這兩個原則都沒有,就要檢視雙方在工作期間的習慣,是否已經成為一個長時間建立了的慣例,如果是這樣,僱員便難以爭拗。
    ‧故此,雖然想幫學校做好,但如果覺得這件事超出了自己的底線,便要即時提出,然後大家再作商議。
  • 除了工作時間之外,還可以是涉及工作性質和工作地方等情況。如僱傭合約列明是在屯門的學校教學,但校方卻無時無刻將老師調到不同的屬校,好像周遊列國。第一次發生時,老師便應提出意見,否則變了慣例,理虧的便是依遵慣例的一方。

校長多年來要求某老師幫忙換光管,這會否納入他工作的一部分?

  • 這是有機會的。如將校長要求你換光管變成買大閘蟹,年年秋天都要求你去買,而你又去買,這情況法庭會加以考慮。所以要有限度,如因作為朋友所以幫校長去買大閘蟹,就要明確解釋是為朋友去做。若在工作時間或工作關係去買而漸漸變成習慣,法庭有機會接納買大閘蟹是該老師工作一部分。

以上內容節錄自教協法律講座系列(2014/15)沈士文大律師講解《僱傭條例》(第57章)。

如學校或會員對以上事宜有任何疑問,請致電2780 7337聯絡本部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