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執行資助則例欠積極
釀漫長訴訟折騰校方和教師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 莊耀洸

 高翰儒老師在2001年7月收到鳳溪一中的解僱信後,在8月致函校方,指其為不當解僱,並表示會於9月1日如常上班。校方隨即發律師信表明,倘高老師堅持回校,將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箇中勞資糾紛的劍拔弩張,伊始已可見一斑。

解僱後6年(2007年10月),案件才在高等法院原訟庭開審,首個爭議點是,校方未經校董會會議解僱,有違《教育規例》第76條的法定責任,惟法官指此 法例乃規管校董會如何聘用和解僱教師的公法(public law),並不擬保障教師,故違反此條文不足以產生私法(private law)的訴因(cause of action),即俗語說:「違反第76條都無得告」。

原訟庭在2008年8月判校方勝訴,因《資助則例》並非高老師僱傭合約一部分,《資助則例》中多項對教師的保障並不適用,高老師約滿後校方無責任續約。

高老師打算上訴,惟他尚未支付校方$1,900,000元訴訟費(原訟庭審訊達19天),倘上訴再敗,這相當可能成為壞帳。故法庭下令高老師需付$200,000元訟費保證金始可上訴。此時墮進谷底的高老師,毅然冒傾家蕩產的風險仍堅持上訴,值得教師們向他致敬。

上訴庭在2010年11月裁定高老師勝訴,副庭長鄧國楨法官指《資助則例》乃其僱傭合約一部分,實屬長約(permanent)而毋須續約。

校方上訴至終審法院,最終在今年2月底頒下判辭,確認《資助則例》乃高老師僱傭合約一部分,除非校方經《資助則例》的程 序,基於教員表現不能令人滿意而兩度警告,一再給予合理時間讓其改善而無效,始可解僱,故終審法院將案件發還原訟庭重審,審視校方是否經《資助則例》的程 序解僱。

一宗2001年的解僱事件,纏擾高老師和學校逾10年還未結束,對雙方均構成重大打擊,究竟這漫長的訴訟是否可避免?

首先,多名高等法院以至終審法院的法官均批評,《資助則例》條文有矛盾,質素欠佳,正由於條文未能十分明確地保障教師權益,律師才可藉其含糊不清而尋求法院澄清。

其次,教育局沒有確保《資助則例》得以落實,不熱衷於保障教師權益,假如教育局堅持校方要執行《資助則例》,需經適當的 警告和校董會會議批准才可解僱,校方也只好依循既定程序,因教師的薪金來自公帑,若校方公然違抗教育局按《資助則例》的指示,最嚴重者可停止津貼,問題是 教育局無積極介入此勞資糾紛,以校本藉辭推卻執行《資助則例》的本份。

要避免重蹈覆轍,筆者建議:第一,修訂《資助則例》,如終審法院陳兆愷常任法官所 言,很多人以至教育局均認為向教師提供更大的職業保障是重要的。第二,檢討《資助則例》應充分諮詢教師和工會意見,過去教育局制訂法團校董會《資助則例》 和多次修訂如此重要的文件,並無諮詢教協意見。第三,據終審法院對《資助則例》和教師僱傭合約的理解,教育局須貫徹執行《資助則例》。

要注意的是,高老師案件是關乎1994年版的《資助則例》,適用於該資助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前已聘用的教師,此後規管法團校董會的《資助則例》,其對教師保障雖不及舊版本,但其中保障教師的核心條文,始終保留,即校董會解僱教員須具真正及充足的理由,經兩度警告和給予合理時間作改進仍無效,且經校董會會議上批准,始可解僱職員編制(常額)內或受聘不少於6個月的教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