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空談的「專業自主」

>> 《權益與專業》主頁

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韓連山

 本月3日,香港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舉辦了「提升教師專業操守」研討會,邀來操守議會歷屆主席程介明、潘天賜、余惠冰主講,筆者作為現屆主席,敬陪末 座,替大會作評述員。與會者還有各個教育團體的代表,包括香港津貼中學議會主席廖亞全、香港津貼小學議會代表冼儉偉、香港中學校長會副主席何世敏、香港資 助小學校長會主席梁兆棠、香港幼稚園協會會長唐少勳、香港私立學校聯會副會長(同時也是香港直接資助學校議會副會長)招祥麒、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胡 少偉和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代表潘天賜。

研討會的主題是「提升教師專業操守」,分兩節進行。第一節的講者是操守議會歷屆主席,講辭內容包括回顧歷史、闡述教育的 核心價值、分析何謂專業操守、提升教師專業能力、釐清專業理念架構等。三位前任議會主席,都有觸及教師專業自主的議題,程介明提及的「專業知識」、「專業 經驗」和「專業判斷」都在在需要一個專業團體來確定「專業」得以保證,不受外界干預業界的「自主」權。潘天賜提出「必須提升教師對核心價值的認識」、「消 除制度上的不利因素」和「給教師空間」等理念,直指現行教育政策的制訂和執行,不利「專業自主」的發揮。余惠冰提及以「道德兩難」的教學情境激發教師思考 如何提升「專業操守」,鼓勵教師「專業發聲」,以達「專業自主」的境界。

「專業自主」才可撥亂反正

 大會第二節的發言嘉賓皆業界具代表性的人物,大家的共同目標都是以學生的利益為依歸。而最能令學生受益的環境,必須以前線教師的「專業自主」為基石。要 提升專業操守,訂定《專業守則》只是起點,賦權前線,讓業界擁有真正的「專業自主」,才可解決種種異化了的教育現狀。與會的大、中、小、幼、特的前線教育 工作人員,都指出了多個亟待撥亂反正的現況:教師教育的困境、中小學的政策「霸權」、幼師的不獲尊重等議題,都顯示著特區教育政策的制定,不單沒有替教師 「鬆綁」、不單沒有營造有利學生學習的環境,還漠視前線教師對「專業自主」的訴求,處處窒礙「專業自主」的發揮。

當局如何窒礙前線發揮「專業自主」的精神?由不同教育團體組成,大、中、小、幼、特殊教育界都有代表的操守議會最近的境 況足以為證。議會於第八屆(2008年5月)成立了「教學專業議會籌備委員會」(下稱籌委會) ,由多位議會成員組成,目標是推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制訂「教學專業議會」章程、研究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的立法程序及聯繫業界謀求共識。籌委會擬於 本屆就推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進行業界諮詢及印製宣傳「教學專業議會」小冊子向教育局申請撥款,皆被當局拒絕。籌委會成員就被阻撓促進成立「教學專業議 會」事宜於2011年4月6日約見教育局官員,獲得的答覆是「半年後」再約見才詳加解釋。直至今天(2012年3月7日)仍未接獲教育局安排會面詳情。

教學專業議會是基石

 眾所周知,推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是由第一屆至第九屆的操守議會成員都認同的目標,議會成員一直鍥而不捨地堅持爭取,可惜的是至今教育局還是採取拖延政 策,不單拒絕撥款給議會籌辦有關推動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的活動,還聲稱促進成立教學專業議會不屬操守議會職權範圍,否定歷史,欲把議會18年來的重要工作目 標完全抹煞,實屬遺憾。

我們堅定不移,相信「教學專業議會」是教師專業操守的基石,而操守議會只是過渡性的組織,到最後始終要成立「教學專議 會」,賦權前線教師,糾正教育界的種種異化和扭曲的境況。無論前路有多崎嶇,議會是不放棄、不妥協、不負教育界期望,繼續爭取成立一個專業自主、獨立於政 府、以制定專業守則和執行紀律來自我規管的教學專業議會,不讓「專業自主」淪為空談。

會員如對以上內容有疑問,歡迎賜電2780 7337與本部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