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益與專業

同工不宜簽署過分限制言論的行為守則

權益與專業。 權益及投訴部

有報章早前報道1,保良局向屬校發出「教職員行為守則」(行為守則) ,列出多方面的專業操守規範,其中的「政治立場」部分最具爭議,令同工感到言論受限制,甚至有同工反映,與家人、朋友傾談時也會特別留意自己的言論。究竟有關規範是否合理?是否侵犯了教師的人權?
行為守則對言論的限制過分 …… 閱讀全文

學校違反《資助則例》 教育局推卸監督責任

權益與專業。權益及投訴部

《資助則例》屬教師聘約一部分,讓教師職業保障有所規定,已由終審法院在高翰儒 訴 2001年鳳溪第一中學管理委員會1一案的判決中奠定。《資助則例》是政府向學校提供津貼時要求學校遵守的條款2,如學校沒有依據《資助則例》行事,最嚴重的情況,是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可以「減少、停止或撤回任何發放予該校的津貼,以保障學生及政府的利益」3。由此可見,教育局有權力和責任去監督學校遵守相關的《資助則例》。 …… 閱讀全文

有待改善的「家庭友善僱傭措施」

權益與專業。權益及投訴部

雖然政府近年大力提倡家庭友善的僱傭措施,惟本會所收到的求助個案卻反映,在學校實施家庭友善僱傭措施的進程仍然停滯不前。很多學校管理層仍然抱著若教師要盡忠教學,做好學校委派的工作,便必須放棄其家庭責任的想法。身負家庭崗位和照顧責任的教師處身於兩難局面,產生「教師只能照顧他人孩子的需要,而不能照顧自己孩子」的怪現象。 …… 閱讀全文

蠶食你的退休保障 —  對沖機制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當僱員退休、遭解僱或裁員遣散時,按《僱傭條例》本應可獲取長期服務金、終止僱傭金或遣散費,但是,由於「對沖機制」的存在,往往在對沖扣減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僱主累算權益後,使這三項法例給予僱員的保障變得形同虛設。此外,現時強積金供款上限為每月1,500元,即一年最高供款上限為18,000元,但上述三項僱員保障的計算基數上限則為22,500元的三分之二,即一年年資可獲最高15,000元,在「對沖機制」之下「沖一沖」,即使數學再差,亦知道僱員實際可獲的額外保障為零,全數皆來自僱員原本的強積金所得。本會曾就此向勞工及福利局作出權宜的建議,政府應盡快調整計算上述三項僱員保障的上限,並落實取消「對沖機制」讓僱員獲得更合理的保障。 …… 閱讀全文

通知期不足,如何計算代通知金? 離職要賠毀約金合法嗎?

權益及投訴部

根據《僱傭條例》(第57章),代通知金的計算,等同通知期內應賺取的工資。如果聘約註明離職通知期為三個月,而無說明代通知金如何計算,按法例即等於需付三個月薪酬的代通知金。若通知期不足,則應以實際所欠日數按比例計算代通知金,例如少了一日,便需支付一日工資的代通知金,而不是「通知期只欠一天,也要賠一個月薪金」。

…… 閱讀全文

教育局是否調查警告 關鍵在你的投訴

權益及投訴部

《校本條例》生效後,教育局將學校內的人事管理權力大幅下放到學校的法團校董會,要求學校在聘請或解僱常額教師時,必須遵守相關的法例、則例等條文,才能作出決定。在法團校董會儼如操持教師生死大權的情況下,有部分學校會因著各樣因素而出現濫用權力,作出不合理的人事管理決定。就這些情況,本會曾多次要求教育局確認他們在學校人事管理問題上的角色及責任,執行對法團校董會是否有按照《教育條例》、《資助學校資助則例》及局方不時發出的指引等規定的監督之責。可惜教育局一直不肯將《資助則例》(1994年版)的條文(「On receipt of this letter(warning letter)the Permanent Secretary shall investigate the circumstances.」)重新寫入適用於法團校董會的《資助則例》。

…… 閱讀全文

合理簽約期及「永久」聘用的條文 

權益及投訴部

有不少同工向本部反映,部分學校在與他們簽約時,未有給予他們足夠時間細閱合約內容,令教師在簽約時感到很大壓力,在不完全了解合約內容的情況下,便與學校簽訂合約。其實,員工看清楚合約內容才簽名確認同意協議條款,正正是員工對個人、對學校負責的表現。此外,本會十分關注教育局在發出法團校董會適用的《資助學校資助則例》時,刪除了有關教師過了兩年試用期後的聘用條文,嚴重影響教師的職業保障。故此,本會去信要求教育局重新加入有關條文。 …… 閱讀全文

入職由合約開始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如同工在簽約前能先了解自身應得的僱傭保障,在與學校簽訂新學年的聘約時,便可及時察覺聘約條款中不合法或不合理的部分,避免簽署有問題的聘約;惟事實上教師的工作繁多,難有餘暇去深入了解法例條文,辨識聘約條款是否損害了應有的權益。就此,我們對將要與學校簽訂聘約的同工給予一些建議。

看清聘約條款

同工與學校簽約前,應先到教育局的網頁,參考局方所編訂的教師聘約樣本註1,了解當中的條款,以便在正式簽約時,對聘約有一個初步的概念。同工甚至可攜同該合約樣本,與自己將要簽署的合約作對照,比較學校所能提供的待遇,以考慮是否接受有關聘約。如若同工在細閱學校所提供的聘約後,認為內容有含糊之處(如同工擔任半職教師,而合約中未提及其工作量及工作時間安排),應即時向校方提出,請學校對有關條款作澄清,以確保同工與學校對同一條款有相同的理解;假若學校能即時修正合約的字眼,則更為理想,一份內容明確及清晰的合約,減低了日後雙方對合約內容有所爭議的風險,對僱傭雙方皆有利。

需要每年續約嗎?

本會不時收到同工的查詢,表示自己雖然是常額教師註2,但學校要求他們每年簽約,並於合約中明訂一年的合約期,如同合約教師,更有校長向教師表示,如學校來年不與他續約,他將因約滿而遭解僱,因此令同工十分擔心。

《資助則例》列明「The school should enter into a contract with a teacher immediately after his two years of probationary period. The contract shall not be subject to annual renewal」,而根據2012年2月23日終審庭就 高翰儒 訴 2001年鳳溪第一中學管理委員會的判案書:

第67段: 除依附錄17外,(合約)終止是不能以合約期滿為由的。

第68段: 至於陳資深大律師(被告代表)的另一論點指,即使合約並不是因為期滿而被終止,根據《資助則例》第56(c)條,合約仍可以3個月通知期作終結。馬官認為這論點站不住腳,因為第56(c)條並不是一條獨立有效的條文,這條文是必須與第56(g)條一併解讀的。

第71段: 本人(馬官)充分察覺到上述對(教師)僱傭合約的解釋的效果是提供原告及其他教師實質的(職業)保障措施。本人認為,《資助則例》的政策原意是向教師提供相當大的職業保障措施。

第78段: 本人重申(教師)僱傭合約衹可以在符合《資助則例》第56(g)條及附錄17的程序下才可被終止(除非「即時解僱」條文適用)。

可見當教師完成兩年試用期後,便以長約聘用,毋須每年再簽訂聘約,就算學校以行政為由而每年與教師簽約,學校都不可以約滿為由解僱教師。但同工在簽約時,要留意當中的條款有否修訂或改變,如對條款有疑問便應先作了解,直至明白聘約條款才作出簽署。

成立法團校董會後要再簽約?

據本會向教育局查詢所得的回覆:「根據《教育條例》(第279章)附表1第4條,任何人如在緊接某學校的法團校董會設立當日前,正受僱為某學校工作,則在交接日開始時,他須被當作已被該會僱用,其僱傭條款及條件與在緊接日之前存續者相同。有關的法團校董會須視為自該僱用開始起一直是該人的僱主。因此,學校毋須與法團校董會成立前的常額教職員重新簽訂合約。如學校欲與教職員重訂僱傭合約,則必須取得有關教職員的同意」。

而根據《資助學校資助則例匯編》,凡於該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前已受聘為常額教師,學校仍需按照《中學資助則例》註3中有關終止教師聘約的條款行事。由此可見,部分學校聲稱有權以約滿即止的方式解僱這些通過了兩年試用期的常額教師,其實是未對教育局的指示及規定作透徹理解;現在同工知悉自己的權益後,則大可不必對這些言論感到擔憂。

如同工對以上內容有疑問,歡迎致電 2780 7337 與教協會權益及投訴部聯絡。


註1: 教育局所提供的資助學校教師合約樣本是為常額教師而設的,非常額教師可同時參考局方所提供的私立學校教師合約樣本。

註2:這裡所提及的常額教師是指長約教師,若同工是以常額合約教席聘請,是會出現約滿即止的情況。

註3: 如若同工所任教的學校為資助小學或特殊學校,學校須按照《小學資助則例》或《特殊學校資助則例》行事。有關文件已上載於教育局的網頁

還款$100,000? — 有關被追討多付薪金的個案(二之二)

權益及投訴部

資助學校常額教師的薪金計算方法,由於經歷多次的修訂,計算方式越趨複雜,而近年教育局將計算薪金的責任交由校本處理,但局方對學校的支援非常不足,教協會不時收到學校及教師求助,指出教育局於多年後才發現學校誤計常額教師薪金,而大部分都是多付薪金的個案,局方要求學校發還相關的多付薪金津貼。學校在多年後得知問題,亦要無奈向教師追討多年前曾獲超付的薪金。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