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益與專業

離職後一時忘記處理公積金 隨時損失數百萬退休保障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津貼學校公積金計劃是根據香港法例第279D章《津貼學校公積金規則》設立的一項退休保障計劃 (註1),旨在為津貼學校教員於離職或去世後提供經濟上的保障或補償。而當供款人停止受僱於津貼學校常額教席,其帳戶會馬上終止,不會再有股息記存,他們需要選擇全數提取公積金的累算權益或申請保留其公積金帳戶。如供款人選擇申請保留其公積金帳戶,教育局常任秘書長通常可按其認為適當的條款及條件,批准供款人保留其帳戶。供款人如屬以下情況,須向教育局提供理據及證明文件,申請保留其公積金帳戶 (註2)

…… 閱讀全文

計薪責任外判 文件矛盾處處 多所學校又被追薪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本會近日接到不少小學教師的求助,表示學校於2016/17學年直接聘用由另一所資助學校的老師(不論CM/APSM/GM)擔任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於半年後(2017年3月)始獲教育局通知,指出有關教師只持有學位和中學師資訓練,不符合直接入職APSM的資歷,學校只能以CM聘用相關教師,並向學校追討半年以來多付的薪金津貼。 …… 閱讀全文

有關教育局處理薪金計算涉行政失當的跟進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就教育局行政失誤,審批教師薪金及津貼過度延誤,致學校及教師多年後被追討巨額款項,本會兩度致函申訴專員公署,促請公署調查教育局在處理向學校發放薪金津貼的程序有否行政失當。

公署分別於2016年8月11日及12月30日回覆,指「教育局在引入『查核系統』前沒有查核『薪津表』,實有不足。本署為此已向教育局作出批評」。然而,公署表示,根據《資助則例》和「薪津表」上的條款,學校有責任準確地計算教師的薪金,而且教育局已引入「查核系統」作補救措施。 …… 閱讀全文

同工不宜簽署過分限制言論的行為守則

權益與專業。 權益及投訴部

有報章早前報道1,保良局向屬校發出「教職員行為守則」(行為守則) ,列出多方面的專業操守規範,其中的「政治立場」部分最具爭議,令同工感到言論受限制,甚至有同工反映,與家人、朋友傾談時也會特別留意自己的言論。究竟有關規範是否合理?是否侵犯了教師的人權?
行為守則對言論的限制過分 …… 閱讀全文

學校違反《資助則例》 教育局推卸監督責任

權益與專業。權益及投訴部

《資助則例》屬教師聘約一部分,讓教師職業保障有所規定,已由終審法院在高翰儒 訴 2001年鳳溪第一中學管理委員會1一案的判決中奠定。《資助則例》是政府向學校提供津貼時要求學校遵守的條款2,如學校沒有依據《資助則例》行事,最嚴重的情況,是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可以「減少、停止或撤回任何發放予該校的津貼,以保障學生及政府的利益」3。由此可見,教育局有權力和責任去監督學校遵守相關的《資助則例》。 …… 閱讀全文

有待改善的「家庭友善僱傭措施」

權益與專業。權益及投訴部

雖然政府近年大力提倡家庭友善的僱傭措施,惟本會所收到的求助個案卻反映,在學校實施家庭友善僱傭措施的進程仍然停滯不前。很多學校管理層仍然抱著若教師要盡忠教學,做好學校委派的工作,便必須放棄其家庭責任的想法。身負家庭崗位和照顧責任的教師處身於兩難局面,產生「教師只能照顧他人孩子的需要,而不能照顧自己孩子」的怪現象。 …… 閱讀全文

蠶食你的退休保障 —  對沖機制

權益與專業  ■   權益及投訴部

當僱員退休、遭解僱或裁員遣散時,按《僱傭條例》本應可獲取長期服務金、終止僱傭金或遣散費,但是,由於「對沖機制」的存在,往往在對沖扣減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僱主累算權益後,使這三項法例給予僱員的保障變得形同虛設。此外,現時強積金供款上限為每月1,500元,即一年最高供款上限為18,000元,但上述三項僱員保障的計算基數上限則為22,500元的三分之二,即一年年資可獲最高15,000元,在「對沖機制」之下「沖一沖」,即使數學再差,亦知道僱員實際可獲的額外保障為零,全數皆來自僱員原本的強積金所得。本會曾就此向勞工及福利局作出權宜的建議,政府應盡快調整計算上述三項僱員保障的上限,並落實取消「對沖機制」讓僱員獲得更合理的保障。 …… 閱讀全文

通知期不足,如何計算代通知金? 離職要賠毀約金合法嗎?

權益及投訴部

根據《僱傭條例》(第57章),代通知金的計算,等同通知期內應賺取的工資。如果聘約註明離職通知期為三個月,而無說明代通知金如何計算,按法例即等於需付三個月薪酬的代通知金。若通知期不足,則應以實際所欠日數按比例計算代通知金,例如少了一日,便需支付一日工資的代通知金,而不是「通知期只欠一天,也要賠一個月薪金」。

…… 閱讀全文

教育局是否調查警告 關鍵在你的投訴

權益及投訴部

《校本條例》生效後,教育局將學校內的人事管理權力大幅下放到學校的法團校董會,要求學校在聘請或解僱常額教師時,必須遵守相關的法例、則例等條文,才能作出決定。在法團校董會儼如操持教師生死大權的情況下,有部分學校會因著各樣因素而出現濫用權力,作出不合理的人事管理決定。就這些情況,本會曾多次要求教育局確認他們在學校人事管理問題上的角色及責任,執行對法團校董會是否有按照《教育條例》、《資助學校資助則例》及局方不時發出的指引等規定的監督之責。可惜教育局一直不肯將《資助則例》(1994年版)的條文(「On receipt of this letter(warning letter)the Permanent Secretary shall investigate the circumstances.」)重新寫入適用於法團校董會的《資助則例》。

…… 閱讀全文